阿菌

无事升南风 平凡降柩鹤

椿(上)


肖佳第一人称 没什么逻辑 瞎瘠薄写的 你们就瞎瘠薄看

不接受谈人生 喜欢有评论

oocbug都怪我 故事是编的 名字是真的 他们很好
椿这首歌也很好听  吃我安利

陌生人你好 我叫肖佳 最喜欢的城市是南京最喜爱的人 是谢锐韬

我和谢锐韬的相识很简单 中间加了个满舒克

啧 你问我他们怎么相遇?很浪漫的相遇 别笑嘛 摩天轮下面能不浪漫嘛 对不对?

哦忘记告诉你 我叫他t仔

他今天晚上告诉我 他分手了 声音很沙哑 我骂了一句傻逼 没过几天你还不是要谈恋爱

放过我吧 我他妈今晚大吉大利吃鸡呢 我真的不知道说什么 说什么都是多余

可我在穿衣找钥匙穿鞋出门

心口不一啊 怂逼

你现在家里吧 要吃楼下的烧烤吗? 等我十分钟好不好?

谢锐韬现在可能在神游 没回我

T仔? 谢锐韬你他妈别这个样子行不行?艹你妈不就谈个恋爱?了不起了哦?我嘴贱怼他

艹你妈闭嘴吧肖佳 你他妈这样对我的他突然音量大了起来

哟 他妈的没死啊 还凶你爸爸 我快步跑下楼梯

希望时间变慢 到你身边便快

淦死你哦 肖佳 给你的男孩送烧烤来快点 挂啦

t仔挂电话了 感情这电话费要很多钱似得

我在心里说谢锐韬求求你了 谈恋爱考虑一下我行不行?

当然 这他妈不可能说出口啊 说出来尴尬的不知道怎么办  我这个人挺圆润的 遇到谢锐韬这种人 说个话都要再三斟酌

栽在他手上了哎 心甘情愿嘛

我在街边等车 双手摩擦哈气 风吹的我脸生疼 南京该死的天气

他不在我身边的时间格外漫长 哎 他是我的小画家嘛 独特的小画家 年轻的小画家 世界上最甜的小画家

我可没有过多夸他 他真的是世界最甜的小孩

拜托 真的真的真的

可惜不属于我 便宜别人了

路上的行程也还好 他楼下的烧烤等待的人还不多

我熟悉的点他爱吃的 一模口袋 零钱不够 好在这家店的老板与我和他熟悉 走微信支付 不至于很尴尬的场面

再三道谢之后 我拿着烧烤敲门

T仔

来啦 怎么这么慢啊 好饿哦

我摸着他的脑门 那附赠一包糖果当补偿好不好?

他和我击掌接过烧烤 独自开吃

啧 习惯害人 更可怕的是爱上习惯 看着他吃起来路上不安的情绪一瞬间没了

我说谢锐韬能不能好好打理你的生活 你看看这一堆你他妈在堆堡垒?

我他妈呸 豆芽明明你才是要打理自己生活的好吗? 都老大不小了 我他妈在演出锅从天上来啊 贼气人的 他看着我  一脸问号

是是是 是我 是我 我收拾好他那堆积的物品

坐在他旁边

我也要吃 我刷着微博 

没问题老铁 他夹了一块豆干给我

还算有良心嘛 我放松身体把脑袋搭在他肩上

等一等 我自拍 发微博 我调整好姿势

都是幌子嘛 就想留个照片而已 给自己回味

那我为你螺旋升天打call 谢锐韬转头看着我

没毛病 我也转头看他

这时候如果来一张够我小号打call永远

可惜没有如果 只剩下结果

当然没有回自己家啊 第二天下午我不放心他 拉着他出门 逛街 顺便喊上满舒克

其实挺想和t仔一路 但亲亲帮嘛

诶豆芽 舒克在哪啊 我好渴哦 那边有星巴克咋们进去买杯黄桃酸奶

不行 你感冒了

我就喝几口嘛 好不好嘛豆芽

不行 就是不行 你过几天还有演出

你是不是有别的小可爱了 不宠我了 谢锐韬别回头 不看我

说的好像你不忙一样 呸

我一把拉着谢锐韬往怀里带 你看老满在我们对面

那就走呗 谢锐韬离开我的保护范围 往前跑去

到一半的时候他停下 对我说

豆芽你快点啊 中年危机啊

你嘴里能不能说点好话啊嗯?我加快步伐伸手拦着他腰往自己身上靠

人潮汹涌 你得跟着我

那你很厉害哦 黄渤老师 他转过头我和他目光对视

可不是嘛 我笑着说

来亲亲我低下头

呕 不要 我又不是老满 他转过头和离我们不到半米的老满打招呼




评论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