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菌

感谢陪我度过时光的你们

【蔺苏】三十题(8-14)




8.吻

我喜欢蔺晨的吻

唇与唇的交缠 或是蜻蜓点水 抑或是吻上额头

只要是他给予我的 我都会接受

因为 


是他让我知道另外一的一种人生

是他让我明白了人生的快意潇洒

是他让我感觉自己的生命被重燃

我永远不会忘记躺在床上

在那些看不见东西的日子里

感官将近失灵的时候

他附身在我脸上的吻

我知道 我作为梅长苏

对琅琊阁阁主蔺晨

这个风流快活之人

上心了

因为一个吻

仅此而已



9.誓言

记得那日我离梅长苏而去

而他撑着伞目送我离去

因站久了而引发风寒

至少蒙挚给我的传信是这么写的

我愣了愣

随即叹气

梅长苏 你不就是仗着我说过我在你不会有事

梅长苏 你不就是仗着我与你十三年的情谊吗

梅长苏 你不就是仗着我喜欢你 所以这般吗

梅长苏 你终究是我的软处

我蔺晨不需要你说的来世

我蔺晨需要的是你的今生

梅长苏

你虽失信

但我不能食言


10.嫉妒

人的嫉妒 通常都来自于对属于自己的占有欲

蔺晨也不例外

他嫉妒萧景琰会让梅长苏如此尽心尽力的扶持 连自己身体都顾及不上

他嫉妒霓皇会让梅长苏如此温柔的拥入怀中 轻声细语的安慰 还和她一起哭

他嫉妒飞流能让梅长苏露入宠溺的笑容不管做错什么事梅长苏都不会怪罪于他

他嫉妒蒙挚能如此得到梅长苏的信任让他帮忙选住宅

他嫉妒 嫉妒梅长苏对所有人的态度

嫉妒到想把梅长苏囚禁起来 不让他们看他一眼 他会践踏着他的清高与孤傲 让他的思维和身心只有他

虽然做法残暴点 会让梅长苏与自己断绝十三年的友谊也罢 可就是想锁着他 只为自己的嫉妒

书上说嫉妒的火焰会让人失去理智 蔺晨因为梅长苏也会如此

真叫人羞怯



11.恐慌

蔺晨握着梅长苏的手在止不住的颤抖

梅长苏三日未醒 手脚冰凉 脸上全无血色

蔺晨三日未合眼

心中的恐慌蔓延不止

自从上次回到狼琊山之后

梅长苏时而看着书就睡着 用饭时也如此

蔺晨刚发现时还打趣说到梅长苏是缺乏睡眠质量

但到后来就开始恐慌 他怕梅长苏一睡不醒 不履行他们的约定

抚摸上梅长苏瘦弱的脸庞 指甲从鼻梁到嘴唇

俯身吻上梅长苏苍白的唇

长苏 快醒过来 别让我独自守候

你知道这一生 我只为你执着

管别人心怎么想 眼怎么看 话怎么说

我知道你在生我的气 气我那次甩头就走让你有了风寒

我知道我有许多的地方没有达到你心中的预期

可是不要让我 让蔺晨 这个堂堂琅琊阁阁主恐慌

快醒来吧长苏 我们立马启程去纵览天下风光 去看天下的趣事与人的百态 去品尝你最想吃的所有东西



12.淫欲

梅长苏闭上眼 吐出一口气 起身拍拍不存在的灰尘 走到琅琊阁后山的温泉

退下身上的衣物 慢入泉中 伸出双手按压自己的太阳穴

他离开琅琊阁已有三天 自己这三天也是想着他的挑逗语气和玩味神情 自己也是浑身难受

莫非自己真的淫欲上身了 梅长苏叹气 胸前两颗乳粒痒得不行 好想蔺晨来用手抚摸它 用舌尖去舔弄它 用牙齿来轻微拉扯 使自己叫出声

唇也想得到他的临幸 吻上自己 轻轻扫过牙床 用右手指拉扯自己的舌头玩弄 左手掌抚摸着自己的后腰 用手指画圈让它有触电的感觉

随即放开舌头用唾液去开扩隐私 没入四指时 力挺进去 大力操弄自己 让自己攀附于他 哭喊叫他停下

梅长苏额头蒙上一层薄汗 眼眸闪着泪光 脸上浮现红晕 身体不受控制的燥热难耐 需要人抚摸熄火

蔺晨回来见梅长苏不在 便急忙到后山 不出所想他那三天未见之人此刻沐浴在温泉中修长的雪颈与胸前的乳珠在蒸汽中若隐若现 节骨分明的两根手指被含在嘴中 抽出时带着透明的唾液

蔺晨摇摇折扇 嘴角上扬 走上前去轻声道

长苏 这举动莫非是想念我不得已才如此这般

梅长苏见蔺晨回来而且在自己淫欲的时候出声脸刷的一下从耳根红起来起来愣好一会回道

阿晨 我确实思念你 你不喜欢吗

蔺晨笑到 自然是万分喜欢 不如我们继续





13.吃醋

蔺晨最近不开心 有小情绪 搞得梅长不知如何开口问

蔺晨 梅长苏翻着书籍喊道

怎么 蔺晨在门外用帕子擦着梅长苏送给他的长剑

你最近怎么了对我爱理不理的 我每一天都遵守着你对我提出的要求很好执行 你有什么不开心的 梅长苏看向蔺晨说道

我怎么会 你把我当什么了 蔺晨笑到

梅长苏放下书籍 站立起来拍拍不存在的灰尘 整理好衣袖 走到蔺晨面前 与蔺晨坐在一块 在他耳边说到

你这几天一直盯着飞流 吓得飞流看见你在就走 莫不是在吃醋 嗯哼

擦剑的动作一顿 但随即又开始

梅长苏见蔺晨这模样 更肯定了自己刚才的那番话 嘴角上扬 放松下来将脑袋放在蔺晨的大腿手指把玩着蔺晨胸前的黑色长发

长苏 我真的没有 你起老好不好 蔺晨放下长剑 手指按着太阳穴说道

真的 你对我还需要撒谎吗 蔺晨 梅长苏放下把玩的黑发 坐起来

蔺晨睁开眼睛 对上梅长的的目光 垂下眼帘道 我是又如何 你身边总有那么多人 我总归不能容忍 但我又必须忍耐不是吗 你说我幼稚也好 无聊也罢 我的占有欲就是那么强 我不喜欢你对别人亲近 就是不喜欢 我就是讨厌 哼 蔺晨一口气说完 才发现自己说了这么多 脸庞红了起来 用衣袖遮住

梅长苏见蔺晨这小举动 笑出了声 双手捧着蔺晨被宽大衣袖的脸庞 柔声道

我的阿晨 原来醋劲这么大啊 看来我的时刻与飞流蒙挚他们保持距离才行

蔺晨听见梅长苏这段话 慢慢放下衣袖 露出脸庞 刚想开口 却被梅长苏的唇堵住

蔺晨闭上眼 双手抱住梅长苏的背 唇齿交缠 直到蔺晨快缺氧 梅长苏才放开他拉出一天长长的银丝 暧昧至极

梅长苏 你大爷 好歹等我说完话在亲啊 蔺晨别过脸

我懒得这么主动 真是不讨好啊 梅长苏挨近蔺晨热气撒在他脸上 生出舌头舔着蔺晨的耳垂 发出水声

梅长苏 你这是在玩火 蔺晨把梅长苏的脸与自己对视

那就看蔺大阁主赏脸不了梅长苏嘴角上扬

干死你

那就看阁主的床上技术是否了得了




14.胃疼

蔺晨脑袋里就回想着一个字 那就是疼

占据着大脑神经 额头冒出豆大的汗珠 双手捂着胃坐在床上吐出呼吸都时那么的费力

真是作死 蔺晨笑到 药也不知道去了何处 这大晚上胃疼的要命 疏忽大意啊

张口 却不知道呼喊谁的名字 一时间愣住了 喊谁为自己拿药拿热水敷胃部 都睡着了那么久

罢了 忍忍便是 蔺晨闭眼往后靠在冰冷的墙壁 穿着薄衣的他打了个冷颤

果然 人不好的时候 做什么都倒霉

头靠着墙上 蔺晨却还是难受 前几日照顾梅长苏这个病人 他饮食也被打乱 后来所幸就不吃 这不 报应来了

恍惚之间 蔺晨觉得有人在呼喊自己的名字 似乎很急切 声音也有颤抖 双手在自己肩的两侧

是谁 大半夜会到这里来

是谁这样晃着自己 好讨厌 说话小点声好不好 大爷我胃疼

我操 能不能消停啊 你有毒是吧 蔺晨费力的真开眼睛 看到了一个模模糊糊的身影

那人听言手发下来 转而靠向蔺晨的脸庞

蔺晨 你好些了吗 晏大夫替你煮了药 喝下吧 手掌抚摸上蔺晨的脸庞

长苏 你怎么 蔺晨清楚了视线 看着眼前一愣

随即一笑 你呀 就是让我休息不过来 我昨天晚上胃疼 你们都早已睡着我谁进来起身整理好昨日浓皱的衣袖 准备下床洗漱

蔺晨 把药喝了 梅长苏拉着蔺晨的手腕语气不容反抗

我本就是个药罐子了 不需要喝药 这晏大夫真是的 还开这么苦的要 好熏

不行 晏大夫说了必须喝 冷了没效果梅长苏把药碗递给了蔺晨 用眼神意识他立马喝

长苏 我真的不需要这玩意 我真的不疼了你看 蔺晨急忙解释

见梅长苏这个表情他知道没条件讲了 只有认命拿过碗喝完药

蔺晨真听话 长苏喜欢 见蔺晨喝完了药 梅长苏的脸色有了好转 自己亲上他的唇 把嘴边的药水弄干净随即主动牵起蔺晨的手往洗漱方向走去

蔺晨 我们都要好好的 别辜负对方的誓言






































评论(2)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