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菌

你们不能带我玩嘛QAQ

楼诚/ 掩于岁月



Pat4


晚餐时 气氛显得沉重 连明台都未开口 乖乖吃饭




明楼最近有心事 时常走神 明镜见他这幅模样 也不好说明 只能委婉的问



“明楼啊 你最近食欲不佳啊 是不是出什么事情了 那小子找你扯皮了?



“大姐 你这是什么话 我明楼的事情 自然会处理妥当”



“你这孩子 我这不是关心你啊 好心当驴肝!”明镜见明楼这幅不愿意说明的样子 也只得作罢



“阿诚 你和我上楼”明楼皱眉 他内心有一股无名的火 他得和阿诚探讨



“好的大哥我收拾好餐具就来”阿诚见状 手速快了几分



“收什么收 立马!”明楼一甩手 三步两步上楼梯



“凶阿诚哥干什么 真是的 欺负阿诚哥老实”明台瘪瘪嘴说道


“明台 闭嘴 吃你的饭 小心你大哥揍你”



“哦”




书房


“阿诚”明楼坐在椅子上 双手按着眉头



“大哥 ”阿诚恭敬的站在明楼面前



“最近我睡觉总是不踏实 头疼也时常发作 你过来替我揉揉”



“好的 大哥”



阿诚的手法是向苏医生调教所学 为的就是在明楼头疼的时候 让他少几分痛苦



大约揉按了二十钟明楼紧皱的眉头渐渐舒展开



明楼拍拍阿诚的手意识他停下



“辛苦你了 阿诚”



“能为大哥做事 是阿诚的本职”



“复习功课了?”明楼站起来活动肩膀问道



“还没”



“把书拿过来 在我书房复习”



“是”



“去吧”明楼挥挥手




“大哥 你这头疼可得好好治啊 不然留下病根可不好”阿诚转过头 对明楼叮嘱道



“知道 专心看你自己的书”明楼左手敲阿诚的脑门



“大哥 我这可是为你着想 你还敲我 真是好心当驴肝肺”阿诚摸摸被明楼敲得有些发疼的脑门 瘪瘪嘴小声说道



“说什么了你 当大哥耳聋听不见?”明楼合上书籍 摸上阿诚柔软的黑发



阿诚转过头 抬头看着明楼对自己的模样眼眸里的目光让人不禁着迷 脸庞在灯光的照耀下变得柔和


他的眼中只有我 若将大哥搂入怀中 他必定会惊讶吧阿诚想到 脸庞浮现红晕 连耳朵也浮现粉红色



“怎么 被你大哥我的颜值吓愣了”



“大哥自然生的好看 只是大哥这幅模样 阿诚 很少见”



“你的意思是 我可是面瘫脸?”



“怎么会 大哥勿多想 只是看见大哥这举动 想起以前您对明台的亲昵罢了”



“那我以后 就多亲近你”明楼笑到 将阿诚揽入怀中



“可好?”明楼在阿诚耳边道



“大哥做的决定 阿诚自然不会拒绝”



“你呀 真的是在我面前就那么小心什么时候才真正和我敞开心扉”明楼见阿诚的回答 叹了口气



阿诚这孩子 在自己面前还是这样 无论自己说什么 他都不会反对 真想打开他脑袋看看里面装的什么



“大哥…”阿诚想说 的话被明楼打断



“行了 你在复习一会就睡觉吧 时候也不早了 明天还要上学”明楼起身 拍拍阿诚肩膀 走出书房



“知道了 大哥”



“嗯 晚安”



“你也是”


互相道晚安之后 明楼回到自己卧室



果然自己对阿诚的关心还是少了 得想想办法 让阿诚心里平衡 明楼在床上望着天花板想道



阿诚复习完之后 侧身躺在床上回想自己大哥对自己的这番话 是有什么深刻意义还是自己说话显示的不妥 出于大哥对自己的亏欠所以说出口



这晚上二人都没有睡好觉 因为都想不出对方到底想的是什么







Pat5




自从那番莫名其妙的话之后 明公馆的气氛上升到了一个高度



“阿诚”



“大哥”



“你不是说想吃虾饺吗 收拾一下 我们去门去吃”明楼看了看表 整理了着装



“好的 大哥稍等”阿诚回答道



明楼昨晚想了许久 回忆起阿诚在明家的点点滴滴 他爱吃什么 不爱吃什么 但无奈自己记忆有限 只记得阿诚特喜欢吃虾饺 并且只吃米其林楼的虾饺



“大哥”



“收拾好 就走吧”



二人走在街上也引起了民众的目光 周末的街上人流量比平时多 况且明家大少爷对同班同学动手的事情 人人皆知



你看啊 这人还好意思在街上走 也不知道在家好好反省



对啊 听说学校只让他一个星期不上课



要是我啊 都没有脸面去上学



人家明家大少脸皮厚你管得着



阿诚听着这些人的讽刺话语 立马开口道



“我家大哥什么做事风格各位不明了就清楚事情之后在评价 别在这里吓说!”




诶呦 这语气真是不得了啊 明家捡的贱货也如此嚣张 这明家如今堕落成这幅模样 实在叫人惋惜




“这位同志 请注意你的用词 我们明家如今虽没有最辉煌的时候那么好 但也不差 况且上海人都知道阿诚是我明家堂堂正正的二少爷 并且已入族谱 你侮辱我家二弟 居心何在 是想与我明家对立?”




明楼上前一步 眼眸里杀意渐起 但只是一瞬间 随后便笑着说道




“大哥 我们走吧 别为这些愚昧无知的人破坏胃口”阿诚垂眼道




“好 ”





米其林楼




“来两份虾饺 一份蘑菇汤 一份芝士虾球 和一个芒果慕斯”


“好的 二位稍等”服务员写下菜名便离开


“还想吃什么 就点 和大哥说不需要客气”明楼看向阿诚



“诶 知道呐”阿诚眼带笑意


菜品上完之后 阿诚咽了口水


“你呀 真是小馋猫 先吃虾饺 再喝汤 最后吃甜品”


“嗯 那大哥我开动了”阿诚拿筷子夹起虾饺送入嘴中


“小心烫 慢点吃”明楼放慢声音叮嘱道


“嗯 大哥你也吃”阿诚说话模糊 也不抬头看明楼 一心想着美食


明楼见阿诚这幅模样 摇摇头 想起一句唯有美食不可辜负 真的是对应阿诚了


“好饱 大哥你的钱带足了没”阿诚拿餐巾擦着嘴


“足够付你这顿饭钱”


“哦”


走出餐厅时 夜色降临 街上各种小贩的吆喝声 母亲催促孩子回家吃饭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大哥 谢谢你 请我吃虾饺 昨天我不应该说那样的话…抱歉”阿诚低着头 垂着眼 双手捏着着衣角 语气颤抖



“阿诚 大哥丝毫没有怪你 你能说出这样的话 作为大哥我很开心 你有不满就要告诉我 别一直憋在心里好吗 答应我”



“大哥 你真的不怪我吗 我知道自己不是明台 您教我读书写字做人期望我成才给我再生活的希望 是您让我体会到家的感觉 大哥我…”阿诚想继续说 但闭嘴了



明楼 差一点我就要说出喜欢你了 差一点我就会看见你震惊的表情和厌恶的眼神




我害怕 我不愿意你知道我这不怀好意的情感 我怕大姐知道后会把我赶出家门 明台会疏离我 当然 我最害怕的 还是你 明楼



所以 我觉定将这份感情 埋藏于心 因为他不能见光 也因为我的胆小懦弱



阿诚会是你在路上的铜墙铁壁



但阿诚不会是你的归宿



但是明楼啊 你可知道 你就我阿诚一生的命运



永不改变











Pat6

“大哥”阿诚站在门外喊道



“进来”明楼放下糕点 拿起纸巾擦手



“大姐说今晚她不回来用餐 就我们三个吃 阿香昨日请假回老家看父母去了 我叫她一个星期后回来”



“嗯知道了 你看着办 过来让我靠会”



“是 大哥”



明楼靠在阿诚肩上 神情放松 开口道



“大姐压力远比你我大 明台那小子 一天到晚调皮捣蛋的 我这大哥 做的是不是很失败?”



“被人说成没素质 败坏家族 没资格走在大街 还连累你被说成明家捡回来的贱货 我啊 真该反省 阿诚”



明楼叹气 闭上双眼



突然感觉自己脑袋被双手捧住 对上的 是一双倾城的鹿眼 睫毛纤长 恍若天使



“大哥 你的地位在明家无法动摇 明台那孩子长大后自然会变 有阿诚和你一块呢 ”阿诚开口道 气息扑面而来 捧着明楼的手掌转为抚摸明楼的脸



明楼闭眼转过头 开口道



“但愿吧”



良久 明楼开口



“你再去给我拿几块糕点 我和你一起吃”



“好的 大哥稍等”阿诚面露笑容



他知道 大哥这是放下了



二人安静的吃着糕点 是不是讨论当下的趣事



“大哥”




“怎么了”明楼见阿诚开口 放下糕点回到



“大哥 你觉得喜欢这种感情 只能是男女之间吗”




“这 ..."明楼顿住了




他不知道怎么回答阿诚 更好奇的是 一向乖巧的阿诚为何会问这种问题



阿诚见明楼语塞 笑道



“只是随口问问 大哥勿多想”



随后便吃去了糕点



明楼见阿诚这样 也不还继续话题 只能吃糕点



晚上




“阿诚哥 我回来啦”明台一进屋 大声喊道




“一回来就大声囔囔 像什么样 真该揍你!”明楼严肃说道



“切 人家开心 还要说人家”明台脱下外套甩在沙发上 翘着二郎腿



“小少爷啊 你就少说两句吧”



“阿诚哥 我们晚上吃什么啊 ”



“你想吃什么”




“我想吃四喜丸子 芝士鸡排 爆炒虾肉 酱香肉丝 糖醋排骨 肉末茄子 韭菜炒蛋 狮子头 海带排骨汤 清蒸鲈鱼 大黄鱼 包公鱼 油淋青菜 粉蒸肉 还要…”




“阿诚做什么就吃什么 你在这说什么啊 有本事自己做去 !”明楼放下报纸 揉揉眉头道




“阿诚哥问我吃什么 又没问你吃什么 我说错了?”明台坐沙发上 双脚搁在茶几上晃悠拿着最新的杂志翻阅





明楼看着明台衣服吊儿郎当的模样 眉头一皱 不悦的开口道




“一天就知道吃 吃了就跑出去玩 玩累了就回来睡觉 怎么 觉得家里不好 还是你在外面交那些狐朋狗友让你觉得不该呆在家了 ?”




“大哥你这是什么话 我只不过是和几个要好的朋友出去玩会 您这也要计较”明台眨眨眼睛 把杂志丢在茶几上 起身整理衣服




明楼指着明台大声道 眼眸里满是怒火




“明台 我警告你 少和那些人接触 否则你休想出去玩”




明台嚼着兜里拿出来的糖果回答道



“凭什么啊 我又不像您 打伤同学不上课 再说了 大姐都没有过多问 大哥你问什么 ”



“明台 你!”



明楼被提到此事 一时间只剩下对明台的失望 气的说不出下文



他没有想到 明台会说出这件事情来反驳自己



真的 没想过自己的弟弟会如此这样伤人



果然语言是门艺术



讨好人心又锋利无比直撺人心脏



在明楼愣住的时候 明台染过他 回到自己房间



阿诚视角




我听见了明台的回答 确实让明楼无法接受 换做以前我早已离开厨房喝止明台的语言



但我没有 装作没有听见 我有私心 我想看看他会是一个怎么样的反应



但当我离开厨房看见在沙发上坐着双手按在脸庞 我内心有些自责 我心里告诉我 若是在明天脱口而出之前制止 明楼就不会这么难过




我走上前 拍着明楼的肩旁 酿好语气开口道



怎么了 这是 头疼吗 大哥




你没有回答我 我一时愣住了 看来明台给你的打击很大
我早上对你说的话 对于此刻的你我像是一巴掌



不仅打脸更重要的 而是他在你心上划了一刀



让你不敢相信他会对于你这大哥说出这样的话语



你失望 不甘 迷茫 自责



明楼 别害怕 我在你左右



阿诚在呢



“明台这小子 说什么话让您与我都不说话了”



沉默



阿诚见明楼这样久久不动 只好上去找明台问个究竟



阿诚转身时 明楼将他拉住



“别去 他说得对 我是该反省 大姐都没问 我这个做大哥的没资格”



“大哥 你…”阿诚不知如何开口 一时间两人无言



“那好吧 我继续下厨做饭”



明楼也松开抓住阿诚的手


晚餐上



三人吃饭时也只有筷子声



谁都没有开口


明台扒着自己的饭碗



阿诚则是一直盯着明台



明楼却是一直未动



明台见状 连忙吃完饭



丢下一句大哥 阿诚哥你们慢吃我上楼回到自己房间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