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菌

你们不能带我玩嘛QAQ

All逸/名字什么的没想好

这篇文 完完全全是脑洞比手速快 什么逻辑都没有 你确定要观看吗 



你确定要看



确定要看



那就看吧



废话一句 我貌似被一握灰大大的文召唤成了逸All 总攻什么的 有时间再写 乐乎你到是别吞我文啊



All逸/名字什么的没想好



11.(叔侄开启)



风天逸回到南羽都的时候看见风刃在弹奏琴曲



风天逸自幼讨厌音乐 不为别的 就因为风刃



那玩意费心劳神 真不知风刃怎么喜欢



风天逸看不惯风刃 因为风天逸没风刃会处事



风天逸看不惯风刃 因为皇家无父子何况叔侄



皇叔真是好雅兴啊侄子佩服 风天逸走到风刃面前 拍手增赞



听说你带回来一个羽家的血脉 是个难得的奇才 风刃没有在意这些细节 继续弹奏曲子



正是 只不过呢 他有些害羞 皇叔相见 得等先时日风天逸笑到



风刃 你还真是冷静啊



那是自然 风刃停止弹奏 看向风天逸

记忆中的风天逸是十分的娇纵 说一不会说二 想得到的东西都要抢 看着藏不住的语气五年未见着 脾气和性格倒是没怎么变



身材倒是不如以前那么单薄了 也好 是该长大腾飞



不过这腾飞也的经历重重磨难啊



风刃收起心思 整理好弄皱的衣服



臣先行告退



呵 告退 怕是和雪凛说他回来了吧 不对雪家这么大的势力 怎么不知道自己回来



慢着 皇叔莫非不想念侄儿我 这么匆忙就走听闻皇叔近日得了两台绝等佳肴 不让侄儿喝一次?天逸双手玩弄着手指漫不经心的说着



想走没那么容易酒都没有喝到



那请陛下稍等 臣这就去拿 这小子 又想拉着自己不放 还想来蹭酒喝 什么侄子啊 可惜了啊 真的不想给他喝 怎么办很急啊 在线等答案(扶额 我在写什么 皇叔的气场呢 威严呢 我的锅…)



诶 不必 我去皇叔你那喝风天逸听到风刃答应 开心的走上前先行一步



美味的酒啊 可不得怠慢



想到这 风天逸眯起眼睛 嘴角上扬活脱脱像一只猫 还是雪白的那种



风刃看着自己一手带大的少年 在南羽都少见的阳光下显得格外的美好



天逸 你什么时候才能收起你的利爪



天逸 你什么时候才能收起你的情绪



12.



羽还真 我说 你这只蠢狗 喝这么点酒就醉了 真是丢人 以后你结婚的酒宴可是会喝的你难过到吐啊



羽还真 你他妈倒是安安静静地睡觉啊 别吐什么的 不然本皇把你逐出菁英会



羽还真 本皇感觉自己好傻 什么事情都被皇叔压 那该死的 雪凛 居然摸我脸 要不是我忍住了 早就一巴掌扇过去了



正当风天逸想继续吐槽时 被羽还真从背面抱住



陛下 您胃不好 别 别喝了 好吗



羽还真 你不过是我的一条狗罢了 你敢约束本皇做事 风天逸想挣脱羽还真踢他一脚 却被羽还真牢牢控制



该死你 你这只狗 给本皇松开 !听见没有!风天逸怒气绕心



凭什么连羽还真这是狗都能这样不准他喝酒



凭什么 白庭君说他当羽皇当得憋屈 自己就实至名归



凭什么 都这样对他 凭什么 总是在逼迫自己加速成长 凭什么 他就只能这样当风刃的傀儡



他不甘心 不甘心 真的好不甘心 可是自己为什么哭了 呵 果然不能喝多啊 风天逸闭上眼睛任由眼泪流下



羽还真感受到了一滴眼泪 滚烫吓人 令他大脑清醒一半



风天逸 他这是怎么了 还是自己喝过头的错觉



羽皇陛下 羽还真疑惑开头 却被风天逸反过身来抓住衣领



羽还真 你不是想要我吗 我现在命令你 上我 并且操到我哭 你敢吗 风天逸魅惑笑到 眼泪也不断增加



他在哭 他在让我上他 他在让我操到他哭 羽还真脑袋里分为两派



正义的一方说着 这不过是风天逸和你一样喝多了 胡话罢了 这个人喜怒无常连白庭君都看不透你还去干 算了 把 把他弄回屋子 洗洗睡吧



邪恶的一方呐喊着 这不是你一直想要的吗 风天逸话都说出口了你还要继续怂逼还是勇敢做一次得不偿失 及时行乐啊 少年



风天逸看着羽还真呆住的模样笑出了声音



果然啊 害怕所以不敢 不敢承担后果



自己居然抱希望 真是蠢货



陛下 我是想过 但我不会因为陛下喝酒的语句就让它成效 更何况 娘亲告诉我 产生羁绊是要付出代价的 我希望陛下想清楚 羽还真开口 目光坚定



风天逸看向比自己高一截的羽还真 少年的脸上满是坚定不移 蓝色眼眸清澈的可以看见自己



这样的羽还真 可以 产生羁绊吗 他不知



羽还真 这羁绊呢 也分等级 你想要和本皇有多大的羁绊就得付出多大的努力明白吗 本皇的耐心和时间都十分宝贵希望你不至于笨到不明白



是陛下 我会努力的 羽还真露出笑容



羽皇陛下 我可以牵着你的手吗



可以 牵吧 回家风天逸看向自己带回来的少年 在月光的照耀下 显得脸部轮廓更加美好少年欣喜的表情望向自己的眼眸



他从那里看到了占有欲



13.



风天逸从床上醒来 发现羽还真如昨晚时一样 一直牵着他的手



他难得兴致盎然 打量起了羽还真这张脸



最吸引他的还是那双眼睛 单纯不做作



他自己也不清楚 伸出手抚摸上羽还真的唇 肉嘟嘟的 很有弹性 很甜



风天逸想着想捉弄羽还真一番



他轻轻扒开羽还真的外衣 手指停留在小腹轻轻摩擦 等到小还真有些昂头时 风天逸一把扯烂羽还真的裘裤



麻烦 风天逸想到



风天逸捏住阳/wu用拇指轻轻搓了 满意地感觉到小天逸变的硬起来于是贴羽还真的耳边吐气 咬着耳垂



你看看 你可伶的小天逸在我手中苏醒了呢 还要继续睡觉吗



羽还真在梦中被耳边热气弄醒迷糊的睁开双眼



看见风天逸的手在挑弄自己的脆弱部位



陛下 您 在做什么 羽还真睁大眼睛



看不出来啊 替你解决一日之际在于晨 风天逸舔着嘴角



陛下 请你不要这样 羽还真慌了眼神闪躲



放心 很舒服的 前几日你一定食之入味不是吗 装什么装



羽还真觉得自己应该立刻起身制止他 可是理智却始终战胜不了欲望 更何况风天逸说得对 他上瘾了 此时此刻在风天逸的手指挑逗下开始发酵膨胀



看着小还真风天逸保持这个姿势和羽还真对视许久终于像做出什么重大决定一般叹口气往后退了几步跪伏在羽还真双腿间低头含住他的shuo大



刹那间 羽还真心中有悲喜交加 自己对于他而言 究竟是什么



在这巨大的刺激下阳/wu的顶端开始逐渐渗出点露水沿着小还真流淌几下来 便被风天逸用舌头舔尽接着他又以舌尖/细细勾勒起小还真的形状 深红色的Wuqi大后模样可怕衬得风天逸的嘴唇更加鲜红妖艳



想让人操到哭





世上几乎没有男人能受得住这样的风情万种 更何况此时伺弄羽还真的不是他人,而是那个被称为恶魔人渣 他的皇 风天逸



羽还真内心挣扎几下 /终究还是抬起手抓住风天逸的头发/ 忍不住挺胯/将硕大更深处送去



14.



硬如烙铁的巨物/在风天逸喉咙口的软肉上 这感觉着实不好受 /风天逸却依旧红着眼眶不管不顾地/吸弄吞吐 /任由羽还真不分力气拽着/他的头发将巨Wu挺进抽出直到/被逼出生理性的泪水(担心被吞)



不知是因为风天逸Tun吐地格外力还是羽还真对风天逸的情感 /还没来得及抽出就泄在了风天逸的口中污浊的液体顺着对方嘴角滴滴答答流下/沿脖颈滑入锁骨(担心被吞)



对不起 对不起 请陛下你吐出来



羽还真尴尬地想帮风天逸擦净脸上的白浊/却不料对方竟咽下浊液兀自站/起身来将眼角的泪水和白浊擦里干净/ 神情恢复正常



本皇这算是和你有羁绊了?风天逸开口 

抚摸上羽还真的圆脸(我到底在写什么剧情?)



嗯 是的 羽还真低头脸红道抓着昂贵的被褥



那就好 不会太孤独





15.(白庭君上线)



什么 风天逸带羽还真会南羽都去了 白庭君垂下眼帘



是的 太子殿下 没有差错侍卫单膝跪地禀报



行 你下去吧 白庭君一挥手 便独自一人开始看竹卷



风天逸 你那么多年没回去



风天逸 你居然还带羽还真那傻白甜



想到风天逸那日不屑一顾的眼神 白庭君顿时怒气冲上 一把扫开了桌上的东西



人羽的大战打响后 虽然和平解决 但总归有毛病 更何况昨日母亲告诉自己天空城的腾飞指日可待



可他真的不想看见任何一族受伤



不想让风天逸受伤 但又想让他的高傲尊严被自己一步步斩碎甘心情愿诚服于他 做一只温顺的猫



雪白的那种



风天逸 我要让你后悔 白庭君把地上的东西捡拾起 继续看



16.(雪凛向从灵 裴钰上线)



羽皇陛下难得回来啊 真是稀客啊 雪凛大步走到风天逸面前 抚摸风天逸脸庞



嗯 和多年前手感一样 不错



雪凛 你好大胆子 非但没有行礼 还上座摸本皇的脸 找死!风天逸瞪着雪凛



哦 不好意思 臣忘记了呢 请羽皇陛下赎罪 雪凛变换的语气 手却没有离开风天逸的脸庞



雪凛 你 放肆 拿开的你脏手 向从灵一进便是折服场景 立马上前制止



那微臣告退 说完放声大笑的走了



从灵 裴钰到了吗 风天逸看着向从灵 嘴角上扬



回陛下 在门外等着呢 向从灵回答



让他进来 你和瞳木他们去玩吧



这 不太好吧 毕竟陛下您 向从灵正想继续说却被风天逸打断



出去玩就出去玩 那么多废话干嘛 怎么舍不得本皇啊



那 好吧



我是舍不得你啊 向从灵心里想到



裴钰看着根本不想理自己的风天逸 有些难过 他毕竟也是看着风天逸长大的(我瞎编)这小家伙倒是越来越好看的出奇 只是 脾气没变啊



裴钰 你说我那皇叔到底想怎么样 要命的话 拿去便好了 为什么又要让雪凛来羞辱我 呵 本皇也是奇怪为什么要来问你这么愚蠢的问题 风天逸拿着酒杯 手衣服酒杯落地碎成一片片



里面的酒水打湿了风天逸的衣角



陛下请不要这么想 裴钰上前收拾着碎片 却不料风天逸手中握着碎片一时间那以反应



陛下 裴钰大惊 当他回过神



却发现风天逸用他割破了血管



鲜红色的血液顺着风天逸白皙的肌肤流下 低落在地



而风天逸 却笑了 笑的妖治



17.



裴钰 你在担心我 还是在担心我那敬爱的皇叔会让你没有飞翔的翅膀呢 风天逸掐着裴钰脖子 看着裴钰看他的眼神



裴钰躲闪开风天逸可以杀人的目光 垂下眼帘道



请陛下放手 让臣着太医来医治 时间久了 他都忘记了 风天逸的自残行为



他记得在风天逸小时候 他被羽皇训斥还挨了一巴掌 没有哭 而是在大大的衣摆下 用力抓着手腕 抓得流血破皮



在裴钰帮他洗澡时才发现 当时裴钰问他为什么这样对待自己



风天逸没有理他 只是一直不动 在浴池像只迷失的木偶找不到方向洗完澡后



裴钰替风天逸上了药 抱着小孩的身体入睡 那时段的风天逸活脱脱像个小姑娘



陛下 让裴钰给您上药



若我不干呢



那就只有委屈陛下了



呵 委屈 你们给我的委屈还少吗 多点又有什么 风天逸闭上眼睛 放开裴钰的脖子



裴钰急忙拿出药箱 给风天逸的手腕止血上药在包扎好



裴钰 本皇想休息了 你陪着 风天逸看向面前这男人 和儿时还真没有多大变化 依旧温和



总让人无法忽视 风天逸闭眼 不在开口



18.



风天逸醒来之时 发现裴钰依旧还在 不由得背过身去



丢脸 风天逸脑袋想到的词



天逸 醒了就起来吧 裴钰见他孩子气 便像儿时把人搬正 撞上风天逸刚醒双眼里的水雾气



裴钰有些发愣 但也只是一瞬间 便恢复正常 对风天逸展开笑容



天逸 你这样很让人想犯罪啊



起身离开的时候却被拉住 裴钰回头 却被风天逸弄在了床上双手被抓住



陛下 裴钰露出疑惑的神情



他不知道风天逸想干什么



裴钰 你不过就是风刃的一条走狗 想必风刃那怪人 也把你招之即来挥之即去吧比如解决需求之类的事情 你也替他做过吧 嗯?



陛下 想让裴钰做说便是 何须这样拐弯抹角呢





19.



裴钰这人 就属于耐看的类型 风天逸看着想到



随即风天逸也很快泻在裴钰手上 看着裴钰手上的白浊 风天逸低头将裴钰的手指含在嘴里



天逸 别这样 裴钰开口 眼里闪过情欲



怕什么 我不会告诉皇叔



20.



过几日 风天逸一行人便回了星辰阁



羽还真变乖乖的回到了清风院做他喜欢的事情



向从灵看着羽还真看风天逸的眼神 十分不爽 他知道 那是喜欢



但自己有什么资格阻止 自己不也一样被风天逸迷惑



罢了 能在他身边就好 他也没那潜力 便搭着瞳木去吃喝玩乐



(小伙伴有裴钰和风天逸的脑洞吗 我看还没有写他们这对…)












































































































































































评论(12)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