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菌

感谢陪我度过时光的你们

All逸/名字什么的没想好

这篇文 完完全全是脑洞比手速快 什么逻辑都没有 你确定要观看吗 



你确定要看



确定要看



那就看吧



废话一句 我貌似被一握灰大大的文召唤成了逸All 总攻什么的 有时间再写 乐乎你到是别吞我文啊



All逸/名字什么的没想好



11.(叔侄开启)



风天逸回到南羽都的时候看见风刃在弹奏琴曲



风天逸自幼讨厌音乐 不为别的 就因为风刃



那玩意费心劳神 真不知风刃怎么喜欢



风天逸看不惯风刃 因为风天逸没风刃会处事



风天逸看不惯风刃 因为皇家无父子何况叔侄



皇叔真是好雅兴啊侄子佩服 风天逸走到风刃面前 拍手增赞



听说你带回来一个羽家的血脉 是个难得的奇才 风刃没有在意这些细节 继续弹奏曲子



正是 只不过呢 他有些害羞 皇叔相见 得等先时日风天逸笑到



风刃 你还真是冷静啊



那是自然 风刃停止弹奏 看向风天逸

记忆中的风天逸是十分的娇纵 说一不会说二 想得到的东西都要抢 看着藏不住的语气五年未见着 脾气和性格倒是没怎么变



身材倒是不如以前那么单薄了 也好 是该长大腾飞



不过这腾飞也的经历重重磨难啊



风刃收起心思 整理好弄皱的衣服



臣先行告退



呵 告退 怕是和雪凛说他回来了吧 不对雪家这么大的势力 怎么不知道自己回来



慢着 皇叔莫非不想念侄儿我 这么匆忙就走听闻皇叔近日得了两台绝等佳肴 不让侄儿喝一次?天逸双手玩弄着手指漫不经心的说着



想走没那么容易酒都没有喝到



那请陛下稍等 臣这就去拿 这小子 又想拉着自己不放 还想来蹭酒喝 什么侄子啊 可惜了啊 真的不想给他喝 怎么办很急啊 在线等答案(扶额 我在写什么 皇叔的气场呢 威严呢 我的锅…)



诶 不必 我去皇叔你那喝风天逸听到风刃答应 开心的走上前先行一步



美味的酒啊 可不得怠慢



想到这 风天逸眯起眼睛 嘴角上扬活脱脱像一只猫 还是雪白的那种



风刃看着自己一手带大的少年 在南羽都少见的阳光下显得格外的美好



天逸 你什么时候才能收起你的利爪



天逸 你什么时候才能收起你的情绪



12.



羽还真 我说 你这只蠢狗 喝这么点酒就醉了 真是丢人 以后你结婚的酒宴可是会喝的你难过到吐啊



羽还真 你他妈倒是安安静静地睡觉啊 别吐什么的 不然本皇把你逐出菁英会



羽还真 本皇感觉自己好傻 什么事情都被皇叔压 那该死的 雪凛 居然摸我脸 要不是我忍住了 早就一巴掌扇过去了



正当风天逸想继续吐槽时 被羽还真从背面抱住



陛下 您胃不好 别 别喝了 好吗



羽还真 你不过是我的一条狗罢了 你敢约束本皇做事 风天逸想挣脱羽还真踢他一脚 却被羽还真牢牢控制



该死你 你这只狗 给本皇松开 !听见没有!风天逸怒气绕心



凭什么连羽还真这是狗都能这样不准他喝酒



凭什么 白庭君说他当羽皇当得憋屈 自己就实至名归



凭什么 都这样对他 凭什么 总是在逼迫自己加速成长 凭什么 他就只能这样当风刃的傀儡



他不甘心 不甘心 真的好不甘心 可是自己为什么哭了 呵 果然不能喝多啊 风天逸闭上眼睛任由眼泪流下



羽还真感受到了一滴眼泪 滚烫吓人 令他大脑清醒一半



风天逸 他这是怎么了 还是自己喝过头的错觉



羽皇陛下 羽还真疑惑开头 却被风天逸反过身来抓住衣领



羽还真 你不是想要我吗 我现在命令你 上我 并且操到我哭 你敢吗 风天逸魅惑笑到 眼泪也不断增加



他在哭 他在让我上他 他在让我操到他哭 羽还真脑袋里分为两派



正义的一方说着 这不过是风天逸和你一样喝多了 胡话罢了 这个人喜怒无常连白庭君都看不透你还去干 算了 把 把他弄回屋子 洗洗睡吧



邪恶的一方呐喊着 这不是你一直想要的吗 风天逸话都说出口了你还要继续怂逼还是勇敢做一次得不偿失 及时行乐啊 少年



风天逸看着羽还真呆住的模样笑出了声音



果然啊 害怕所以不敢 不敢承担后果



自己居然抱希望 真是蠢货



陛下 我是想过 但我不会因为陛下喝酒的语句就让它成效 更何况 娘亲告诉我 产生羁绊是要付出代价的 我希望陛下想清楚 羽还真开口 目光坚定



风天逸看向比自己高一截的羽还真 少年的脸上满是坚定不移 蓝色眼眸清澈的可以看见自己



这样的羽还真 可以 产生羁绊吗 他不知



羽还真 这羁绊呢 也分等级 你想要和本皇有多大的羁绊就得付出多大的努力明白吗 本皇的耐心和时间都十分宝贵希望你不至于笨到不明白



是陛下 我会努力的 羽还真露出笑容



羽皇陛下 我可以牵着你的手吗



可以 牵吧 回家风天逸看向自己带回来的少年 在月光的照耀下 显得脸部轮廓更加美好少年欣喜的表情望向自己的眼眸



他从那里看到了占有欲



13.



风天逸从床上醒来 发现羽还真如昨晚时一样 一直牵着他的手



他难得兴致盎然 打量起了羽还真这张脸



最吸引他的还是那双眼睛 单纯不做作



他自己也不清楚 伸出手抚摸上羽还真的唇 肉嘟嘟的 很有弹性 很甜



风天逸想着想捉弄羽还真一番



他轻轻扒开羽还真的外衣 手指停留在小腹轻轻摩擦 等到小还真有些昂头时 风天逸一把扯烂羽还真的裘裤



麻烦 风天逸想到



风天逸捏住阳/wu用拇指轻轻搓了 满意地感觉到小天逸变的硬起来于是贴羽还真的耳边吐气 咬着耳垂



你看看 你可伶的小天逸在我手中苏醒了呢 还要继续睡觉吗



羽还真在梦中被耳边热气弄醒迷糊的睁开双眼



看见风天逸的手在挑弄自己的脆弱部位



陛下 您 在做什么 羽还真睁大眼睛



看不出来啊 替你解决一日之际在于晨 风天逸舔着嘴角



陛下 请你不要这样 羽还真慌了眼神闪躲



放心 很舒服的 前几日你一定食之入味不是吗 装什么装



羽还真觉得自己应该立刻起身制止他 可是理智却始终战胜不了欲望 更何况风天逸说得对 他上瘾了 此时此刻在风天逸的手指挑逗下开始发酵膨胀



看着小还真风天逸保持这个姿势和羽还真对视许久终于像做出什么重大决定一般叹口气往后退了几步跪伏在羽还真双腿间低头含住他的shuo大



刹那间 羽还真心中有悲喜交加 自己对于他而言 究竟是什么



在这巨大的刺激下阳/wu的顶端开始逐渐渗出点露水沿着小还真流淌几下来 便被风天逸用舌头舔尽接着他又以舌尖/细细勾勒起小还真的形状 深红色的Wuqi大后模样可怕衬得风天逸的嘴唇更加鲜红妖艳



想让人操到哭





世上几乎没有男人能受得住这样的风情万种 更何况此时伺弄羽还真的不是他人,而是那个被称为恶魔人渣 他的皇 风天逸



羽还真内心挣扎几下 /终究还是抬起手抓住风天逸的头发/ 忍不住挺胯/将硕大更深处送去



14.



硬如烙铁的巨物/在风天逸喉咙口的软肉上 这感觉着实不好受 /风天逸却依旧红着眼眶不管不顾地/吸弄吞吐 /任由羽还真不分力气拽着/他的头发将巨Wu挺进抽出直到/被逼出生理性的泪水(担心被吞)



不知是因为风天逸Tun吐地格外力还是羽还真对风天逸的情感 /还没来得及抽出就泄在了风天逸的口中污浊的液体顺着对方嘴角滴滴答答流下/沿脖颈滑入锁骨(担心被吞)



对不起 对不起 请陛下你吐出来



羽还真尴尬地想帮风天逸擦净脸上的白浊/却不料对方竟咽下浊液兀自站/起身来将眼角的泪水和白浊擦里干净/ 神情恢复正常



本皇这算是和你有羁绊了?风天逸开口 

抚摸上羽还真的圆脸(我到底在写什么剧情?)



嗯 是的 羽还真低头脸红道抓着昂贵的被褥



那就好 不会太孤独





15.(白庭君上线)



什么 风天逸带羽还真会南羽都去了 白庭君垂下眼帘



是的 太子殿下 没有差错侍卫单膝跪地禀报



行 你下去吧 白庭君一挥手 便独自一人开始看竹卷



风天逸 你那么多年没回去



风天逸 你居然还带羽还真那傻白甜



想到风天逸那日不屑一顾的眼神 白庭君顿时怒气冲上 一把扫开了桌上的东西



人羽的大战打响后 虽然和平解决 但总归有毛病 更何况昨日母亲告诉自己天空城的腾飞指日可待



可他真的不想看见任何一族受伤



不想让风天逸受伤 但又想让他的高傲尊严被自己一步步斩碎甘心情愿诚服于他 做一只温顺的猫



雪白的那种



风天逸 我要让你后悔 白庭君把地上的东西捡拾起 继续看



16.(雪凛向从灵 裴钰上线)



羽皇陛下难得回来啊 真是稀客啊 雪凛大步走到风天逸面前 抚摸风天逸脸庞



嗯 和多年前手感一样 不错



雪凛 你好大胆子 非但没有行礼 还上座摸本皇的脸 找死!风天逸瞪着雪凛



哦 不好意思 臣忘记了呢 请羽皇陛下赎罪 雪凛变换的语气 手却没有离开风天逸的脸庞



雪凛 你 放肆 拿开的你脏手 向从灵一进便是折服场景 立马上前制止



那微臣告退 说完放声大笑的走了



从灵 裴钰到了吗 风天逸看着向从灵 嘴角上扬



回陛下 在门外等着呢 向从灵回答



让他进来 你和瞳木他们去玩吧



这 不太好吧 毕竟陛下您 向从灵正想继续说却被风天逸打断



出去玩就出去玩 那么多废话干嘛 怎么舍不得本皇啊



那 好吧



我是舍不得你啊 向从灵心里想到



裴钰看着根本不想理自己的风天逸 有些难过 他毕竟也是看着风天逸长大的(我瞎编)这小家伙倒是越来越好看的出奇 只是 脾气没变啊



裴钰 你说我那皇叔到底想怎么样 要命的话 拿去便好了 为什么又要让雪凛来羞辱我 呵 本皇也是奇怪为什么要来问你这么愚蠢的问题 风天逸拿着酒杯 手衣服酒杯落地碎成一片片



里面的酒水打湿了风天逸的衣角



陛下请不要这么想 裴钰上前收拾着碎片 却不料风天逸手中握着碎片一时间那以反应



陛下 裴钰大惊 当他回过神



却发现风天逸用他割破了血管



鲜红色的血液顺着风天逸白皙的肌肤流下 低落在地



而风天逸 却笑了 笑的妖治



17.



裴钰 你在担心我 还是在担心我那敬爱的皇叔会让你没有飞翔的翅膀呢 风天逸掐着裴钰脖子 看着裴钰看他的眼神



裴钰躲闪开风天逸可以杀人的目光 垂下眼帘道



请陛下放手 让臣着太医来医治 时间久了 他都忘记了 风天逸的自残行为



他记得在风天逸小时候 他被羽皇训斥还挨了一巴掌 没有哭 而是在大大的衣摆下 用力抓着手腕 抓得流血破皮



在裴钰帮他洗澡时才发现 当时裴钰问他为什么这样对待自己



风天逸没有理他 只是一直不动 在浴池像只迷失的木偶找不到方向洗完澡后



裴钰替风天逸上了药 抱着小孩的身体入睡 那时段的风天逸活脱脱像个小姑娘



陛下 让裴钰给您上药



若我不干呢



那就只有委屈陛下了



呵 委屈 你们给我的委屈还少吗 多点又有什么 风天逸闭上眼睛 放开裴钰的脖子



裴钰急忙拿出药箱 给风天逸的手腕止血上药在包扎好



裴钰 本皇想休息了 你陪着 风天逸看向面前这男人 和儿时还真没有多大变化 依旧温和



总让人无法忽视 风天逸闭眼 不在开口



18.



风天逸醒来之时 发现裴钰依旧还在 不由得背过身去



丢脸 风天逸脑袋想到的词



天逸 醒了就起来吧 裴钰见他孩子气 便像儿时把人搬正 撞上风天逸刚醒双眼里的水雾气



裴钰有些发愣 但也只是一瞬间 便恢复正常 对风天逸展开笑容



天逸 你这样很让人想犯罪啊



起身离开的时候却被拉住 裴钰回头 却被风天逸弄在了床上双手被抓住



陛下 裴钰露出疑惑的神情



他不知道风天逸想干什么



裴钰 你不过就是风刃的一条走狗 想必风刃那怪人 也把你招之即来挥之即去吧比如解决需求之类的事情 你也替他做过吧 嗯?



陛下 想让裴钰做说便是 何须这样拐弯抹角呢





19.



裴钰这人 就属于耐看的类型 风天逸看着想到



随即风天逸也很快泻在裴钰手上 看着裴钰手上的白浊 风天逸低头将裴钰的手指含在嘴里



天逸 别这样 裴钰开口 眼里闪过情欲



怕什么 我不会告诉皇叔



20.



过几日 风天逸一行人便回了星辰阁



羽还真变乖乖的回到了清风院做他喜欢的事情



向从灵看着羽还真看风天逸的眼神 十分不爽 他知道 那是喜欢



但自己有什么资格阻止 自己不也一样被风天逸迷惑



罢了 能在他身边就好 他也没那潜力 便搭着瞳木去吃喝玩乐



(小伙伴有裴钰和风天逸的脑洞吗 我看还没有写他们这对…)












































































































































































all逸/名字什么的没想好

All逸/名字什么的没想好



这里是万年懒癌少女阿菌 脑洞大过进度本来坚定的站着妖艳贱货是大总攻 结果成总受 但是现在懒癌没有办法让我不写文 你问我为什么 那就是想开车!喂你们 喂我!但是我是个小透明 不知道开的车会不会被禁… 不管了 及时行乐去他的吞文可能很狗血 玛丽苏什么的 剧情奇葩色么毕竟不是一个正经写文的人(好多废话啊我擦)



01.



热



这是风天逸脑袋里的唯一字



尽管现在的是下雪天 尽管他现在是躺在床上衣服被弄皱 汗水让几缕头发贴肤在脸上 眼眸里的蓝色染上了水雾



这具身体也真是贱货啊 也习惯了 不是吗 没有翼孔的废物 凤刃说的对 他就该当傀儡风天逸嘴角露出嘲笑



不管怎样 他 风天逸 从来不勉强自己 现在这种情况 他可没有力气撸一炮所以睡一觉才是机智的办法修长的手指解开腰带 随即粗暴的扯开烦人的衣领瘫软在床上 抓着床上的貂皮闭上眼睛



果然还是柔软细腻的东西得他喜爱



02.



当燥热褪去后 风天逸也睁开双眼



当面前的模样浮现清晰时 风天逸的第一反应是去掐死



羽还真这只狗 这么在他床边 而且而且…他是不是看见了 想告诉别人 或者威胁自己



不 不可以 但 万一他没有看见呢



羽还真 你好大胆子啊 竟然趁我睡着进入羽皇寝室!我是不是该把你逐出这?



陛下 我 我下次不敢了 只是



只是 只是什么 说



我是来感谢您 给我这么多好吃的 那么多的工具材料供着我 我听瞳目说你今天突然请假回寝宫所以…羽还真顿了顿 便不吭声



呵 关心我啊 风天逸笑道 凑到羽还真耳边



嗯 … 羽还真抬头看向他的羽皇 眼中充满讽刺



风天逸 即便我知道你是利用我达到目的 我还是选择迁就你



风天逸笑容扩大 脑袋垂在羽还真肩上



羽还真身体开始紧绷



陛下羽还真吞了吞口水 不敢去看风天逸



我现在不想动抱我去洗澡 身上黏腻不舒服 风天逸说完闭上眼睛



哦 好的 羽还真松了口气 抱着风天逸去浴室



陛下我给你更衣 好吗



陛下你试试水的温度 好吗



陛下你好美啊



怎么你废话这么多 风天逸睁开眼睛恼怒的瞪着他面前这只愚笨的狗



我 我真的觉得陛下真的真的真的好美 羽还真没有因为风天逸的语气和目光而停止说话



那你想要我嗯?风天逸挑眉嘴角上扬



啊 不是不是我 羽还真脸泛起粉红捂着脸



呵 这点你都这副模样 真是单纯不做作啊 风天逸抬脚进去浴池 坐了下来



陛下 我 羽还真不知如何辩解只能耷拉着脑袋



过了一炷香时间



正当他抬起头是却发现风天逸在看他 眼眸里有着一种他不懂的情绪



答应伺候本皇洗澡的人 结果傻在这 无趣



风天逸装作起身 羽还真慌了习惯去按着羽皇肩旁不让他起身



怎么 现在知道慌啊



对不起羽皇陛下我…



脱 然后进来和我一块 给你四十秒时间 否则滚出菁英会!



羽还真一听 立马迅速将自己的衣服退掉 然后进入浴池



03.



想不到你也不错嘛 风天逸单手撑着脑袋



羽还真意外的没接话



风天逸皱眉 想转过身问却发现 羽还真这只蠢狗哭了



有什么只得哭的 你是个男人吗啊 风天逸皱眉



我还未成年呢 怎么是男人 你这人动不动就威胁我 很开心是吗!



你!哎 !



半晌见羽还真还在哭泣 肩旁一抖一抖的



风天逸只好起身走向羽还真蜷缩的位置把他的脸摆向自己 然后闭眼亲上去 咬着羽还真的唇



羽还真楞住 但他不想推开 风天逸这家伙 连安慰人的方法都好奇特算了 自己不是想象过吗 就当成为现实



分开后风天逸 轻微喘气到长长的睫毛毛

扫过羽还真脸颊



这样 你还哭吗



04.



陛下 我



羽还真垂直双眼 突然猛的一样抱住风天逸



不够



我觉得 陛下给的不够 羽还真说的脸越来越红 在浴池的热气下显得格外可爱



哼 你这只狗还真是得寸进尺 不过 本皇的吻 可没那么容易得到 你说呢 嗯?



陛下请赎罪 还真刚刚说的话请 请不要在意 是还真对陛下的美貌起了不该有的心思 请陛下 陛下 陛下 羽还真不知怎么说下去 双手放了下来



看着又一次发愣的羽还真 风天逸眯着眼睛感受浴池水的温度



对他身体和权利起异心的还少吗 雪凛也是 风刃也是 白庭君这痴情种子也是 相比较而言 羽还真这家伙 温柔太多了



羽还真 你和那傻丫头一样 认为我是恶魔人渣 可偏偏还是要来依靠我的力量 但又以为自己的善良能感化一切 别人能感受到你的善意 然后心软吗!



风天逸说着说着语气见见升高 挥手砸在水面上溅起漪涟



羽还真 本皇在问你话 羽还真你这只蠢狗你到底想怎样



陛下 我可以在你肩旁上靠会吗 就 就一小会



呵 想要安慰就直说 风天逸动了动肩旁羽还真便小心翼翼的靠过去



羽还真 你还真是得寸进尺 正面对着我脑袋放肩旁 本皇想摸你背脊



啊 这羽还真呆了 摸 摸背脊?不觉得姿势很奇怪吗 而且这个姿势…多少有点 那个啊



虽然心里很奇怪为什么 但他还是照做 他也得到了甜头不是吗



风天逸大手抚摸上了羽还真光滑的背脊 他没有自己那么白但身材还不错 嗯 最重要的是这家伙有翼孔 有翼孔就有翅膀 翅膀这种生物毛茸茸的 扫过掌心有酥麻感 爱不释手呢



羽还真 你摸起来 还不错 等你展翅膀的时候记得让本皇摸摸



05.



在浴池的事情过后 羽还真这几日脑袋里回想的 是风天逸的吻 风天逸的小腹 风天逸对上自己眼睛的时候 风天逸告诉自己有翅膀让他摸摸的时候



眼神是那样的勾魂 亲吻分开时的银丝 看见翼孔时眼里的喜爱 无不让他想让自己快速成长



风天逸 你这样让我如何是好



风天逸 我说过绝不当你的走狗



风天逸 我想温柔体贴的对待你



06.



风天逸走近羽还真屋子的时候 看见摆放的大大小小零件和工具 和正在看图纸的羽还真



你这家伙 还算爱干净



陛下您怎么来了 羽还真看见是自己陛下便想快步走向行礼 却被锋利的齿轮划伤手指



你这只蠢狗 行礼重要吗!风天逸快步走向羽还真把他受伤的手指含在嘴中 舌前围着手指的伤口舔舐



羽族的唾液可以消毒



陛下 羽还真耳朵红了起来



好想 操哭陛下啊 真的好想怎么办



风天逸放开羽还真的手指 擦擦嘴说



你是羽族的机关师你知道吗 最重要的我是什么 是手 没了这双手 你还能怎么让你羽家不被别人瞧不起!



陛下我 羽还真开口不知道说什么 便想抱着风天逸 当然 他也这么做了



羽还真 你放肆 风天逸眼睛瞪着羽还真



可陛下你也没有推开不是吗羽还真毫不畏惧迎上目光



我 本皇这是对你的安慰!风天逸受不住这种眼神变只能给自己做辩解



陛下真是口是心非 羽还真憋嘴圆脸埋在风天逸的肩旁唇蹭着风天逸的雪白颈子



羽还真 你要干什么



陛下 自从浴室回来我就真的难以平定自己的内心 总是难以入眠 难受得要命我也不知道怎么了 看见您我就想抱您我真的真的不是故意的 羽还真抓着风天逸上的的衣服 不停的喘气 让风天逸也楞了



按道理说羽还真这只奶狗 这是发情了呢 自己虽然有过但尝鲜 但都是风刃教授自己



羽家基本没有人在意 更别说情欲之事羽还真没有人教过 所以才会这样



那自己可是捡到一只奶狗 初尝情欲的话这家伙怕是吃不消 罢了 管他呢 及时行乐才是头等大事



羽还真 你之后可得好好感谢我啊 风天逸嘴角上扬



07.



羽还真 今日你便休息 看你这幅模样我便发点善心 帮帮你这处男



谢谢 陛下 羽还真双腿有意识无事时蹭着风天逸的身体



说着变抱起瑟瑟发抖的羽还真 往自己寝宫走去



羽还真 本皇长这么大还为服侍过别人



诶 你他妈倒是别动啊 我擦



羽还真头脑一片混乱他现在只想解放 身体好难受 他抓到了一只节骨分明的手手掌冰凉 不像自己捣弄机关的手有些薄茧节骨也偏大



这分明就是风天逸的手啊 可现在自己抓着它



好幸福 能抓陛下的手



羽还真睁开眼睛 风天逸的面容放大再大眼前 唇也是 好想去弄的更加鲜艳



羽还真 我今天帮你 以后可得自己学会解决



风天逸看着羽还真看自己的神情闭眼吻上羽还真的眼睛



然后轻轻咬着泛着粉红的鼻尖 却冷落羽还真的唇



辗转到羽还真的喉结加大力气去咬 抬头看向羽还真泛着泪光的双眼



呵 这就止不住颤栗吗



08.



修长的手指在羽还真乳头的地方揉捏着 看着它硬起 用舌尖去舔着另一边媚态自然而生



羽还真 你的身子好可爱啊



陛下 啊 陛下请你亲亲我羽还真双手捂着脸颊



就不 风天逸笑着 停止动作 看着羽还真的身体



这家伙身体真的不错 体毛也没有多少 双腿也有型 臀部肌肉也恰到好处 背脊和腰部线条更加流畅自然



好喜欢



调教好了 自己也该很舒服吧



陛下羽还真望向他 脸颊两边粉红 双臂想拥抱他



抱吧 风天逸摸这羽还真真的黑发 眼神柔和



陛下 不会责怪我吧 羽还真说的声音很小但风天逸听得见



不会 你很可爱 所以 我不罚你



谢谢 谢谢陛下 羽还真听到露出微笑小小翼翼地吻上了风天逸的唇 只是轻轻的触碰



放开 我帮你把剩下的解决 风天逸拍拍羽还真脸颊



你坐起来到我怀里 手给我



当风天逸抓着羽还真的手去触碰最炙热的地方时 羽还真的心里是拒绝的



好羞耻啊 被他看见这样 嘤嘤嘤 怎么办怎么办 可我也很开心啊嘤嘤嘤



怎么 不敢直视自己了 吃什么玩意长这么大 风天逸开口





我 我没吃什么啊 羽还真觉得委屈



闭嘴 好好看着 风天逸让羽还真看着那他也只能看着



风天逸的手法很熟练 先是抚摸着铃口气 再是照顾他的两边(原谅阿菌不知怎么写)让羽还真在他的手里又粗大了一圈



陛下 羽还真开口 喘气更加浓重 眼角流出生理泪水



在忍忍



是 陛下羽还真想亲风天逸 真的好想 想到自己的小天逸又射的趋势



突然羽还真感觉自己没有预想中那么快感才发现 是风天逸那丝带缠住了



陛下您 我 我很难受 请您



可我想摸你翼孔 风天逸低头咬向羽还真脖子



这样坐着别动 风天逸摸着羽还真的翼孔

细小的羽毛在他的指尖摩擦风天逸发出细微的喘声



好舒服



陛下 您是喜欢我的翼孔和翅膀吗 羽还真开口



我喜欢



那陛下继续抚摸好了 羽还真感受风天逸抚摸自己的羽毛 就像在抚摸自己的身体一样



半晌



让你舒服好了 闭眼 风天逸解开丝带 羽还真释放出来



打脏了风天逸的床单 也打脏了风天逸的手



陛下 羽还真闭眼看见风天逸看着手 下意识噗通一跪



对不起陛下 我



舒服完了 就去洗洗吧 记得把本皇的床单洗了风天逸说完之后变闭上双眼



可是您的手上还有我的…



本皇不想动 想睡觉了 风天逸皱眉



那还真抱陛下去沐浴说着便抱起自家羽皇



风天逸没有回话



随这只奶狗好了



09.



帮风天逸和自己清理万过后 羽还真把新床单换好



风天逸却在浴池里睡死了



羽还真看着风天逸的睡颜 不禁露出微笑



没有了平时的高高在上 语气刻薄 倒是眉头一直皱着 是在为羽族的人事情烦恼吗



手抚摸着风天逸的眉头 吻上唇 便放开



手指触摸着风天逸的眼睫毛



你知不知道你有对漂亮啊 风天逸



对我做过的事情 你是否也对其他人做过呢



教你如何解决欲望的 应该是你的皇叔吧



羽还真陷入沉思良久褪去自己的服饰 进入风天逸的杯子 抚摸着他冰凉的身体



我想温暖你 风天逸



风天逸感受到暖意 便往羽还真身体靠近

费力的睁开双眼 尽管睡意卷席全身看见光着身子的羽还真嘴角上扬



羽还真 你好暖活 风天逸身体无力 软绵绵的靠着他



别以为你那点小心思本皇看不透 以后有时间就帮我暖暖床 本皇不想睡冷的



羽还真瞪大眼睛 那他刚刚的举动 风天逸看见了 啊啊啊啊 怎么办怎么办 他想挖个洞



睡觉 本皇很累 风天逸咬了羽还真的圆脸



是 陛下 羽还真红着脸



10.



当羽还真醒的时候 发现风天逸在看着他眼眸里藏不住的我厌恶和反感



陛下 羽还真开口 眼睛里躲开风天逸探究的目光



羽还真 本皇 饿了



啊 陛下稍等 我这就去给你做吃的 羽还真唰的一下穿好衣服飞快跑向厨房



这家伙 也没那么讨厌 不过他的气味好烦

后来风天逸说他气味很烦的时候羽还真着实愣了



其实羽还真身上的气味不会让人觉得反感 至少他自己这么觉得



等待食物的日子对于风天逸而言 确实漫长 他昨天没有吃东西 本来胃又不好



不过他向来有耐心



当羽还真端着食物进来时 那满头大汗的样子 让他觉得等待是值得的



陛下 对不起让你久等了 这是我自己做的 听厨房里的人说你昨天没有吃东西 所以擅自煮了粥



呵 你倒是有心了 起来吧 和本皇一起吃风天逸直起身起来想拿起勺子却感觉脑袋眩晕 放冷便回到床上大口喘气



陛下 您怎么了 羽还真见状顾不得粥摸上风天逸的额头



本皇胃不好 低血糖 (不知道那个时代有木有)风天逸脑袋嗡嗡作响



抱我一会 我觉得冷风天逸红了耳朵

羽还真抱着风天逸 看着比自己矮一截的风天逸 听着风天逸的心跳声苦笑



你要我怎么来恨你 风天逸



良久风天逸推开羽还真撇开头



那陛下先喝粥吧 我喂您羽还真笑到 起身去弄粥



嗯 风天逸揉揉眼眉看着羽还真的侧脸没志气的脸红了(不问我为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