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菌

感谢陪我度过时光的你们

楼诚/ 掩于岁月



Pat4


晚餐时 气氛显得沉重 连明台都未开口 乖乖吃饭




明楼最近有心事 时常走神 明镜见他这幅模样 也不好说明 只能委婉的问



“明楼啊 你最近食欲不佳啊 是不是出什么事情了 那小子找你扯皮了?



“大姐 你这是什么话 我明楼的事情 自然会处理妥当”



“你这孩子 我这不是关心你啊 好心当驴肝!”明镜见明楼这幅不愿意说明的样子 也只得作罢



“阿诚 你和我上楼”明楼皱眉 他内心有一股无名的火 他得和阿诚探讨



“好的大哥我收拾好餐具就来”阿诚见状 手速快了几分



“收什么收 立马!”明楼一甩手 三步两步上楼梯



“凶阿诚哥干什么 真是的 欺负阿诚哥老实”明台瘪瘪嘴说道


“明台 闭嘴 吃你的饭 小心你大哥揍你”



“哦”




书房


“阿诚”明楼坐在椅子上 双手按着眉头



“大哥 ”阿诚恭敬的站在明楼面前



“最近我睡觉总是不踏实 头疼也时常发作 你过来替我揉揉”



“好的 大哥”



阿诚的手法是向苏医生调教所学 为的就是在明楼头疼的时候 让他少几分痛苦



大约揉按了二十钟明楼紧皱的眉头渐渐舒展开



明楼拍拍阿诚的手意识他停下



“辛苦你了 阿诚”



“能为大哥做事 是阿诚的本职”



“复习功课了?”明楼站起来活动肩膀问道



“还没”



“把书拿过来 在我书房复习”



“是”



“去吧”明楼挥挥手




“大哥 你这头疼可得好好治啊 不然留下病根可不好”阿诚转过头 对明楼叮嘱道



“知道 专心看你自己的书”明楼左手敲阿诚的脑门



“大哥 我这可是为你着想 你还敲我 真是好心当驴肝肺”阿诚摸摸被明楼敲得有些发疼的脑门 瘪瘪嘴小声说道



“说什么了你 当大哥耳聋听不见?”明楼合上书籍 摸上阿诚柔软的黑发



阿诚转过头 抬头看着明楼对自己的模样眼眸里的目光让人不禁着迷 脸庞在灯光的照耀下变得柔和


他的眼中只有我 若将大哥搂入怀中 他必定会惊讶吧阿诚想到 脸庞浮现红晕 连耳朵也浮现粉红色



“怎么 被你大哥我的颜值吓愣了”



“大哥自然生的好看 只是大哥这幅模样 阿诚 很少见”



“你的意思是 我可是面瘫脸?”



“怎么会 大哥勿多想 只是看见大哥这举动 想起以前您对明台的亲昵罢了”



“那我以后 就多亲近你”明楼笑到 将阿诚揽入怀中



“可好?”明楼在阿诚耳边道



“大哥做的决定 阿诚自然不会拒绝”



“你呀 真的是在我面前就那么小心什么时候才真正和我敞开心扉”明楼见阿诚的回答 叹了口气



阿诚这孩子 在自己面前还是这样 无论自己说什么 他都不会反对 真想打开他脑袋看看里面装的什么



“大哥…”阿诚想说 的话被明楼打断



“行了 你在复习一会就睡觉吧 时候也不早了 明天还要上学”明楼起身 拍拍阿诚肩膀 走出书房



“知道了 大哥”



“嗯 晚安”



“你也是”


互相道晚安之后 明楼回到自己卧室



果然自己对阿诚的关心还是少了 得想想办法 让阿诚心里平衡 明楼在床上望着天花板想道



阿诚复习完之后 侧身躺在床上回想自己大哥对自己的这番话 是有什么深刻意义还是自己说话显示的不妥 出于大哥对自己的亏欠所以说出口



这晚上二人都没有睡好觉 因为都想不出对方到底想的是什么







Pat5




自从那番莫名其妙的话之后 明公馆的气氛上升到了一个高度



“阿诚”



“大哥”



“你不是说想吃虾饺吗 收拾一下 我们去门去吃”明楼看了看表 整理了着装



“好的 大哥稍等”阿诚回答道



明楼昨晚想了许久 回忆起阿诚在明家的点点滴滴 他爱吃什么 不爱吃什么 但无奈自己记忆有限 只记得阿诚特喜欢吃虾饺 并且只吃米其林楼的虾饺



“大哥”



“收拾好 就走吧”



二人走在街上也引起了民众的目光 周末的街上人流量比平时多 况且明家大少爷对同班同学动手的事情 人人皆知



你看啊 这人还好意思在街上走 也不知道在家好好反省



对啊 听说学校只让他一个星期不上课



要是我啊 都没有脸面去上学



人家明家大少脸皮厚你管得着



阿诚听着这些人的讽刺话语 立马开口道



“我家大哥什么做事风格各位不明了就清楚事情之后在评价 别在这里吓说!”




诶呦 这语气真是不得了啊 明家捡的贱货也如此嚣张 这明家如今堕落成这幅模样 实在叫人惋惜




“这位同志 请注意你的用词 我们明家如今虽没有最辉煌的时候那么好 但也不差 况且上海人都知道阿诚是我明家堂堂正正的二少爷 并且已入族谱 你侮辱我家二弟 居心何在 是想与我明家对立?”




明楼上前一步 眼眸里杀意渐起 但只是一瞬间 随后便笑着说道




“大哥 我们走吧 别为这些愚昧无知的人破坏胃口”阿诚垂眼道




“好 ”





米其林楼




“来两份虾饺 一份蘑菇汤 一份芝士虾球 和一个芒果慕斯”


“好的 二位稍等”服务员写下菜名便离开


“还想吃什么 就点 和大哥说不需要客气”明楼看向阿诚



“诶 知道呐”阿诚眼带笑意


菜品上完之后 阿诚咽了口水


“你呀 真是小馋猫 先吃虾饺 再喝汤 最后吃甜品”


“嗯 那大哥我开动了”阿诚拿筷子夹起虾饺送入嘴中


“小心烫 慢点吃”明楼放慢声音叮嘱道


“嗯 大哥你也吃”阿诚说话模糊 也不抬头看明楼 一心想着美食


明楼见阿诚这幅模样 摇摇头 想起一句唯有美食不可辜负 真的是对应阿诚了


“好饱 大哥你的钱带足了没”阿诚拿餐巾擦着嘴


“足够付你这顿饭钱”


“哦”


走出餐厅时 夜色降临 街上各种小贩的吆喝声 母亲催促孩子回家吃饭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大哥 谢谢你 请我吃虾饺 昨天我不应该说那样的话…抱歉”阿诚低着头 垂着眼 双手捏着着衣角 语气颤抖



“阿诚 大哥丝毫没有怪你 你能说出这样的话 作为大哥我很开心 你有不满就要告诉我 别一直憋在心里好吗 答应我”



“大哥 你真的不怪我吗 我知道自己不是明台 您教我读书写字做人期望我成才给我再生活的希望 是您让我体会到家的感觉 大哥我…”阿诚想继续说 但闭嘴了



明楼 差一点我就要说出喜欢你了 差一点我就会看见你震惊的表情和厌恶的眼神




我害怕 我不愿意你知道我这不怀好意的情感 我怕大姐知道后会把我赶出家门 明台会疏离我 当然 我最害怕的 还是你 明楼



所以 我觉定将这份感情 埋藏于心 因为他不能见光 也因为我的胆小懦弱



阿诚会是你在路上的铜墙铁壁



但阿诚不会是你的归宿



但是明楼啊 你可知道 你就我阿诚一生的命运



永不改变











Pat6

“大哥”阿诚站在门外喊道



“进来”明楼放下糕点 拿起纸巾擦手



“大姐说今晚她不回来用餐 就我们三个吃 阿香昨日请假回老家看父母去了 我叫她一个星期后回来”



“嗯知道了 你看着办 过来让我靠会”



“是 大哥”



明楼靠在阿诚肩上 神情放松 开口道



“大姐压力远比你我大 明台那小子 一天到晚调皮捣蛋的 我这大哥 做的是不是很失败?”



“被人说成没素质 败坏家族 没资格走在大街 还连累你被说成明家捡回来的贱货 我啊 真该反省 阿诚”



明楼叹气 闭上双眼



突然感觉自己脑袋被双手捧住 对上的 是一双倾城的鹿眼 睫毛纤长 恍若天使



“大哥 你的地位在明家无法动摇 明台那孩子长大后自然会变 有阿诚和你一块呢 ”阿诚开口道 气息扑面而来 捧着明楼的手掌转为抚摸明楼的脸



明楼闭眼转过头 开口道



“但愿吧”



良久 明楼开口



“你再去给我拿几块糕点 我和你一起吃”



“好的 大哥稍等”阿诚面露笑容



他知道 大哥这是放下了



二人安静的吃着糕点 是不是讨论当下的趣事



“大哥”




“怎么了”明楼见阿诚开口 放下糕点回到



“大哥 你觉得喜欢这种感情 只能是男女之间吗”




“这 ..."明楼顿住了




他不知道怎么回答阿诚 更好奇的是 一向乖巧的阿诚为何会问这种问题



阿诚见明楼语塞 笑道



“只是随口问问 大哥勿多想”



随后便吃去了糕点



明楼见阿诚这样 也不还继续话题 只能吃糕点



晚上




“阿诚哥 我回来啦”明台一进屋 大声喊道




“一回来就大声囔囔 像什么样 真该揍你!”明楼严肃说道



“切 人家开心 还要说人家”明台脱下外套甩在沙发上 翘着二郎腿



“小少爷啊 你就少说两句吧”



“阿诚哥 我们晚上吃什么啊 ”



“你想吃什么”




“我想吃四喜丸子 芝士鸡排 爆炒虾肉 酱香肉丝 糖醋排骨 肉末茄子 韭菜炒蛋 狮子头 海带排骨汤 清蒸鲈鱼 大黄鱼 包公鱼 油淋青菜 粉蒸肉 还要…”




“阿诚做什么就吃什么 你在这说什么啊 有本事自己做去 !”明楼放下报纸 揉揉眉头道




“阿诚哥问我吃什么 又没问你吃什么 我说错了?”明台坐沙发上 双脚搁在茶几上晃悠拿着最新的杂志翻阅





明楼看着明台衣服吊儿郎当的模样 眉头一皱 不悦的开口道




“一天就知道吃 吃了就跑出去玩 玩累了就回来睡觉 怎么 觉得家里不好 还是你在外面交那些狐朋狗友让你觉得不该呆在家了 ?”




“大哥你这是什么话 我只不过是和几个要好的朋友出去玩会 您这也要计较”明台眨眨眼睛 把杂志丢在茶几上 起身整理衣服




明楼指着明台大声道 眼眸里满是怒火




“明台 我警告你 少和那些人接触 否则你休想出去玩”




明台嚼着兜里拿出来的糖果回答道



“凭什么啊 我又不像您 打伤同学不上课 再说了 大姐都没有过多问 大哥你问什么 ”



“明台 你!”



明楼被提到此事 一时间只剩下对明台的失望 气的说不出下文



他没有想到 明台会说出这件事情来反驳自己



真的 没想过自己的弟弟会如此这样伤人



果然语言是门艺术



讨好人心又锋利无比直撺人心脏



在明楼愣住的时候 明台染过他 回到自己房间



阿诚视角




我听见了明台的回答 确实让明楼无法接受 换做以前我早已离开厨房喝止明台的语言



但我没有 装作没有听见 我有私心 我想看看他会是一个怎么样的反应



但当我离开厨房看见在沙发上坐着双手按在脸庞 我内心有些自责 我心里告诉我 若是在明天脱口而出之前制止 明楼就不会这么难过




我走上前 拍着明楼的肩旁 酿好语气开口道



怎么了 这是 头疼吗 大哥




你没有回答我 我一时愣住了 看来明台给你的打击很大
我早上对你说的话 对于此刻的你我像是一巴掌



不仅打脸更重要的 而是他在你心上划了一刀



让你不敢相信他会对于你这大哥说出这样的话语



你失望 不甘 迷茫 自责



明楼 别害怕 我在你左右



阿诚在呢



“明台这小子 说什么话让您与我都不说话了”



沉默



阿诚见明楼这样久久不动 只好上去找明台问个究竟



阿诚转身时 明楼将他拉住



“别去 他说得对 我是该反省 大姐都没问 我这个做大哥的没资格”



“大哥 你…”阿诚不知如何开口 一时间两人无言



“那好吧 我继续下厨做饭”



明楼也松开抓住阿诚的手


晚餐上



三人吃饭时也只有筷子声



谁都没有开口


明台扒着自己的饭碗



阿诚则是一直盯着明台



明楼却是一直未动



明台见状 连忙吃完饭



丢下一句大哥 阿诚哥你们慢吃我上楼回到自己房间
















































楼诚/ 掩于岁月



Pat1


你无法让我不沉迷



在这社会 总有些人喜欢扯上几句当下的热题 来证明自己未落伍 这不 今日的话题 是明家大少爷 明楼




“听说了吗你 明家大少爷啊 在上课的时候啊 不知发了什么疯癫 竟不顾阻拦将他后桌的一个同学手臂弄残了了啊 你不知道 当时明楼的表情有多可怕 仿佛把人吃入腹中似的 可吓人了”



“啧啧 这个明家闹了这么大的丑闻 估计短时间他们家啊 是不得安宁了”



“是啊是啊 明楼那种人就得好好反省 以为自己读了书了不起似的 我大上海读书的人多了去了 这次啊 他估计会记忆一生 ”



“哎 还以为这些名门家族的孩子多有教养呢 也不过如此啊”




明公馆




看着报纸的头条明楼嘴角上扬 这报纸真是将自己讲得十恶不赦 人人得而诛之



愚昧无知的人们 总喜欢盲目跟风



“大哥 大姐回来了 ”阿诚俯身在明楼耳边说道




“知道了 我立马下来 ”明楼放下报纸 站起来整理衣裳
他知道 大姐是气急了 大清早上赶回明公馆




“明楼 你告诉我 到底到底是怎么回事 !”明镜气急了 眼眸里全是气焰 他无法相信她的弟弟 竟会有这种出格的举动 她要明楼说清楚



“大姐 我是出手伤了他 可是他出口恶语伤人 辱骂我在先还说我们明家撑不住时日 您一个女子 也不会有多大的能耐 不过是仗着父母去世前的人际关系罢了 明楼这才气不过 出手将他弄残了他因为我要让他知道 我们明家 从未衰落过!大姐 您觉得 明楼这样做 错了?”明楼盯着明镜的眼眸 丝毫不畏惧





“明楼 你这样 怎么给阿诚和明台树立好的榜样!不就是随口说两句闲话罢了 人在做天在看 老天爷 绝对不会让我们明家这样”明镜叹口气 放慢语速说道 她知道 在明楼心里这个家是不容歧视的 容不下沙子的碎语




明楼的事情说清楚了 明镜便道:“我走了 你的事情我会找人压下去 你也不小了 有些事情 还是要再三考虑 不许有下次 记住没?”芊手往明楼脑袋上一拍



明楼听言 立马道“诶 知道了 大姐慢走”他知道 大姐这是不生他气了 放松了下来 坐在沙发上 翘着二郎腿
“阿诚”


阿诚走过来 站在明楼旁边


他在等待明楼说下一句


“派人跟着大姐 我今天在上海闹出这么大动静 会有更多的眼睛盯着大姐”

“是”



“阿诚 难为你了”




“大哥这是什么话”阿诚笑到 鹿眼盯着明楼 嘴角上扬




明楼 你所想的所要的 我会为你扫清一切障碍



所以 你身边只有我就行了






Pat2

我们无法知道明天会如何 能把握的只有现在



明镜办事不拖泥带水 所以第二天的报纸上没有明楼



但明楼因为伤害同学而一个星期不能上课 这是学校的决定


所以明楼安安心心睡了个踏实觉



并且一觉睡到下午



“阿诚 帮我坐些吃的 ”明楼洗漱完毕之后 坐在客厅沙发上翻着明台那调皮孩子的杂志



“大哥想吃什么”



“随便 你弄的 自然是佳品”明楼抬头 看着阿诚



“好的 大哥稍等”



“嗯”



明楼看着阿诚的背影 陷入了回忆




记得自己当初与大姐找到被恶毒的女人桂姨长年虐待的小阿诚 浑身全是伤痕新的旧的 看着让人不禁倒吸凉气




他晚上不敢独自睡



自己便陪着他



他心里自卑胆小 自己变让他充实自信与尊严



他看着阿诚一步步的蜕变 至如今



眼神不像以前那样唯唯诺诺自卑害怕



而是自信与忠诚还有对国家的热血



长兄如父



“大哥 你尝尝 符合你的口味不”阿诚将做好的食物递给明楼



明楼喜欢吃芝士 所以阿诚便做了芝士虾球



金黄色的外壳 鲜嫩的虾肉 饱满的汁水



使明楼食欲值上涨幅度达百分之一百
突然 大门打开了



“阿诚哥 你怎么不给我也做一份啊 你看看我这刚回来 大哥这没良心的也不来接我”明台嘟着嘴囔道



“回来就知道使唤阿诚 这么进的路程自己找不到?”



“哼 大姐回来我就告诉她你不仅不来接我 我回来还说我”



“你敢!”



“别说了 我的小少爷 晚上给你做行不”阿诚把明台的东西拿过来笑着说道



“那好吧 我先去洗个澡”



“去吧”



“哼 你也是就惯着他 都给你说了别这样 以后无法无天的”明楼吃完虾球 擦着嘴说道



“大哥 你也知道 明台这孩子脾气就这样 其实心地善良 也没有什么大的缺点 ”



“随你吧 对了 作业做完没有 给我看看 ”



“大哥你等等 我上楼去给你拿”



“做的不错 老师讲的跟得上吧”

“嗯 没有太大的压力”


“那就好 想找我借什么书或者什么问题都可以随时找我 这段时间我不在学校 你自己要小心那帮人 我相信你 阿诚”明楼合上书籍 眼眸盯住阿诚



“知道了 大哥 ”



“复习功课去吧 我和你一块”


“是 大哥 ”



阿诚复习功课时特别专注 修长的手指翻阅笔记和书籍似一道风景 不容人打扰



明楼这样看着的阿诚困意也渐渐涌上脑袋



然后趴在阿诚的书桌上睡着了



当阿诚发现身边的呼吸声有变化时转过头 看着熟睡的楼诚 脸上露出微笑 手指替楼诚梳理碎发 在他额头一吻手掌抚摸上楼诚的脸庞 眼里充满腻宠



楼诚 你曾说过 你可以帮我充实失去的亲情和自信还有尊严


但若自甘堕落 你也无计可施




从那时起 我发现 我的心脏有一股暖流 瞬间溢满四肢百骸 明楼 你是我的光芒 我的信仰



明楼 我不会让你失望


我会加倍努力早日与你并肩





Pat 3


明楼醒来时发现自己在阿诚的床上



“这段时间真是一放松就睡死”明楼念着揉了揉眼睛起身下楼



阿诚见明楼醒来问道



“大哥 你醒了 想吃什么”



“没胃口 ”



“那怎么行 大哥多少吃一些吧”



“无碍 阿诚 明台和大姐去哪了”明楼坐在沙发上翻阅书本问道



“回大哥 明台说是和几个要好的同学出去聚会 大姐则是出去看布料”阿诚回答道



“嗯 阿诚 你过来”


“大哥”



明楼放下书本 看向站在他面前的阿诚




“记得我说过的要把你培养成什么人吗”



“大哥说过 会让阿诚成为一个对对国家有用的栋梁 不辜负家人的期望 为国家的存亡而视为大事的中国人 ”



“嗯 看来你没让我失望 阿诚”



“是大哥教导有方”



明楼与阿诚相视一笑 便一起讨论学校的乐事



明楼 我愿在有限的时间 给你无限的温暖







































【蔺苏】三十题(8-14)




8.吻

我喜欢蔺晨的吻

唇与唇的交缠 或是蜻蜓点水 抑或是吻上额头

只要是他给予我的 我都会接受

因为 


是他让我知道另外一的一种人生

是他让我明白了人生的快意潇洒

是他让我感觉自己的生命被重燃

我永远不会忘记躺在床上

在那些看不见东西的日子里

感官将近失灵的时候

他附身在我脸上的吻

我知道 我作为梅长苏

对琅琊阁阁主蔺晨

这个风流快活之人

上心了

因为一个吻

仅此而已



9.誓言

记得那日我离梅长苏而去

而他撑着伞目送我离去

因站久了而引发风寒

至少蒙挚给我的传信是这么写的

我愣了愣

随即叹气

梅长苏 你不就是仗着我说过我在你不会有事

梅长苏 你不就是仗着我与你十三年的情谊吗

梅长苏 你不就是仗着我喜欢你 所以这般吗

梅长苏 你终究是我的软处

我蔺晨不需要你说的来世

我蔺晨需要的是你的今生

梅长苏

你虽失信

但我不能食言


10.嫉妒

人的嫉妒 通常都来自于对属于自己的占有欲

蔺晨也不例外

他嫉妒萧景琰会让梅长苏如此尽心尽力的扶持 连自己身体都顾及不上

他嫉妒霓皇会让梅长苏如此温柔的拥入怀中 轻声细语的安慰 还和她一起哭

他嫉妒飞流能让梅长苏露入宠溺的笑容不管做错什么事梅长苏都不会怪罪于他

他嫉妒蒙挚能如此得到梅长苏的信任让他帮忙选住宅

他嫉妒 嫉妒梅长苏对所有人的态度

嫉妒到想把梅长苏囚禁起来 不让他们看他一眼 他会践踏着他的清高与孤傲 让他的思维和身心只有他

虽然做法残暴点 会让梅长苏与自己断绝十三年的友谊也罢 可就是想锁着他 只为自己的嫉妒

书上说嫉妒的火焰会让人失去理智 蔺晨因为梅长苏也会如此

真叫人羞怯



11.恐慌

蔺晨握着梅长苏的手在止不住的颤抖

梅长苏三日未醒 手脚冰凉 脸上全无血色

蔺晨三日未合眼

心中的恐慌蔓延不止

自从上次回到狼琊山之后

梅长苏时而看着书就睡着 用饭时也如此

蔺晨刚发现时还打趣说到梅长苏是缺乏睡眠质量

但到后来就开始恐慌 他怕梅长苏一睡不醒 不履行他们的约定

抚摸上梅长苏瘦弱的脸庞 指甲从鼻梁到嘴唇

俯身吻上梅长苏苍白的唇

长苏 快醒过来 别让我独自守候

你知道这一生 我只为你执着

管别人心怎么想 眼怎么看 话怎么说

我知道你在生我的气 气我那次甩头就走让你有了风寒

我知道我有许多的地方没有达到你心中的预期

可是不要让我 让蔺晨 这个堂堂琅琊阁阁主恐慌

快醒来吧长苏 我们立马启程去纵览天下风光 去看天下的趣事与人的百态 去品尝你最想吃的所有东西



12.淫欲

梅长苏闭上眼 吐出一口气 起身拍拍不存在的灰尘 走到琅琊阁后山的温泉

退下身上的衣物 慢入泉中 伸出双手按压自己的太阳穴

他离开琅琊阁已有三天 自己这三天也是想着他的挑逗语气和玩味神情 自己也是浑身难受

莫非自己真的淫欲上身了 梅长苏叹气 胸前两颗乳粒痒得不行 好想蔺晨来用手抚摸它 用舌尖去舔弄它 用牙齿来轻微拉扯 使自己叫出声

唇也想得到他的临幸 吻上自己 轻轻扫过牙床 用右手指拉扯自己的舌头玩弄 左手掌抚摸着自己的后腰 用手指画圈让它有触电的感觉

随即放开舌头用唾液去开扩隐私 没入四指时 力挺进去 大力操弄自己 让自己攀附于他 哭喊叫他停下

梅长苏额头蒙上一层薄汗 眼眸闪着泪光 脸上浮现红晕 身体不受控制的燥热难耐 需要人抚摸熄火

蔺晨回来见梅长苏不在 便急忙到后山 不出所想他那三天未见之人此刻沐浴在温泉中修长的雪颈与胸前的乳珠在蒸汽中若隐若现 节骨分明的两根手指被含在嘴中 抽出时带着透明的唾液

蔺晨摇摇折扇 嘴角上扬 走上前去轻声道

长苏 这举动莫非是想念我不得已才如此这般

梅长苏见蔺晨回来而且在自己淫欲的时候出声脸刷的一下从耳根红起来起来愣好一会回道

阿晨 我确实思念你 你不喜欢吗

蔺晨笑到 自然是万分喜欢 不如我们继续





13.吃醋

蔺晨最近不开心 有小情绪 搞得梅长不知如何开口问

蔺晨 梅长苏翻着书籍喊道

怎么 蔺晨在门外用帕子擦着梅长苏送给他的长剑

你最近怎么了对我爱理不理的 我每一天都遵守着你对我提出的要求很好执行 你有什么不开心的 梅长苏看向蔺晨说道

我怎么会 你把我当什么了 蔺晨笑到

梅长苏放下书籍 站立起来拍拍不存在的灰尘 整理好衣袖 走到蔺晨面前 与蔺晨坐在一块 在他耳边说到

你这几天一直盯着飞流 吓得飞流看见你在就走 莫不是在吃醋 嗯哼

擦剑的动作一顿 但随即又开始

梅长苏见蔺晨这模样 更肯定了自己刚才的那番话 嘴角上扬 放松下来将脑袋放在蔺晨的大腿手指把玩着蔺晨胸前的黑色长发

长苏 我真的没有 你起老好不好 蔺晨放下长剑 手指按着太阳穴说道

真的 你对我还需要撒谎吗 蔺晨 梅长苏放下把玩的黑发 坐起来

蔺晨睁开眼睛 对上梅长的的目光 垂下眼帘道 我是又如何 你身边总有那么多人 我总归不能容忍 但我又必须忍耐不是吗 你说我幼稚也好 无聊也罢 我的占有欲就是那么强 我不喜欢你对别人亲近 就是不喜欢 我就是讨厌 哼 蔺晨一口气说完 才发现自己说了这么多 脸庞红了起来 用衣袖遮住

梅长苏见蔺晨这小举动 笑出了声 双手捧着蔺晨被宽大衣袖的脸庞 柔声道

我的阿晨 原来醋劲这么大啊 看来我的时刻与飞流蒙挚他们保持距离才行

蔺晨听见梅长苏这段话 慢慢放下衣袖 露出脸庞 刚想开口 却被梅长苏的唇堵住

蔺晨闭上眼 双手抱住梅长苏的背 唇齿交缠 直到蔺晨快缺氧 梅长苏才放开他拉出一天长长的银丝 暧昧至极

梅长苏 你大爷 好歹等我说完话在亲啊 蔺晨别过脸

我懒得这么主动 真是不讨好啊 梅长苏挨近蔺晨热气撒在他脸上 生出舌头舔着蔺晨的耳垂 发出水声

梅长苏 你这是在玩火 蔺晨把梅长苏的脸与自己对视

那就看蔺大阁主赏脸不了梅长苏嘴角上扬

干死你

那就看阁主的床上技术是否了得了




14.胃疼

蔺晨脑袋里就回想着一个字 那就是疼

占据着大脑神经 额头冒出豆大的汗珠 双手捂着胃坐在床上吐出呼吸都时那么的费力

真是作死 蔺晨笑到 药也不知道去了何处 这大晚上胃疼的要命 疏忽大意啊

张口 却不知道呼喊谁的名字 一时间愣住了 喊谁为自己拿药拿热水敷胃部 都睡着了那么久

罢了 忍忍便是 蔺晨闭眼往后靠在冰冷的墙壁 穿着薄衣的他打了个冷颤

果然 人不好的时候 做什么都倒霉

头靠着墙上 蔺晨却还是难受 前几日照顾梅长苏这个病人 他饮食也被打乱 后来所幸就不吃 这不 报应来了

恍惚之间 蔺晨觉得有人在呼喊自己的名字 似乎很急切 声音也有颤抖 双手在自己肩的两侧

是谁 大半夜会到这里来

是谁这样晃着自己 好讨厌 说话小点声好不好 大爷我胃疼

我操 能不能消停啊 你有毒是吧 蔺晨费力的真开眼睛 看到了一个模模糊糊的身影

那人听言手发下来 转而靠向蔺晨的脸庞

蔺晨 你好些了吗 晏大夫替你煮了药 喝下吧 手掌抚摸上蔺晨的脸庞

长苏 你怎么 蔺晨清楚了视线 看着眼前一愣

随即一笑 你呀 就是让我休息不过来 我昨天晚上胃疼 你们都早已睡着我谁进来起身整理好昨日浓皱的衣袖 准备下床洗漱

蔺晨 把药喝了 梅长苏拉着蔺晨的手腕语气不容反抗

我本就是个药罐子了 不需要喝药 这晏大夫真是的 还开这么苦的要 好熏

不行 晏大夫说了必须喝 冷了没效果梅长苏把药碗递给了蔺晨 用眼神意识他立马喝

长苏 我真的不需要这玩意 我真的不疼了你看 蔺晨急忙解释

见梅长苏这个表情他知道没条件讲了 只有认命拿过碗喝完药

蔺晨真听话 长苏喜欢 见蔺晨喝完了药 梅长苏的脸色有了好转 自己亲上他的唇 把嘴边的药水弄干净随即主动牵起蔺晨的手往洗漱方向走去

蔺晨 我们都要好好的 别辜负对方的誓言






































【蔺苏】三十题(1-7)



1.眼睫毛

蔺晨喜欢看着梅长苏的眼睫毛

在阳光的照耀下像羽翼一样

纤长的睫毛 数得清的根数

蔺晨会在梅长苏熟睡时

趴在梅长苏身边

用手指去轻抚它

感受到指尖传来的触感



2.眼眸


梅长苏望向蔺晨时

看着蔺晨那黝黑的眼眸

嘴角上扬

蔺晨不似自己的眼眸

那么毫无波澜

他的眼眸里带笑意

既不让你感到亲近

也不让你感到疏远

自由洒脱 任何人无法磨灭

有时候 他躺在蔺晨腿上看书时

便会叫蔺晨低下头

自己主动亲他眼眸

蔺晨

你的眼眸很漂亮

我想一辈子都拥有



3.手指


梅长苏的手指雪白如玉 仿佛一件精美的宝物

蔺晨有时候便会将梅长苏的手指抓住 然后慢慢的抚摸

然后感叹道

我的长苏真的完美

随后相视而笑

双手十指紧扣

长苏

余生紧扣 不离不弃



梅长苏回到



4.唇


蔺晨每次与梅长苏欢好

都会用舌去描绘梅长苏唇的模样

把唇弄得亮晶晶的

蔺晨与梅长苏一人吃东西一人看医书

蔺晨时常侧过头看着梅长苏吃莲子羹的唇

不禁吻上去

与梅长苏交换一个深吻

真是香甜

蔺晨说道



5.足


梅长苏长期未见阳光

皮肤雪白如玉

那双足也是同样

每到晚上时 梅长苏的足就冰冷

蔺晨就会用双手温暖

轻轻抚摸

按压穴位

听着梅长苏的轻微喘气

然后 在足尖落下一吻



6.发


蔺晨的发很顺滑

梅长苏无聊时变化抓着蔺晨头发把玩

蔺晨开口说梅长苏幼稚

梅长苏回道你不也一样

不过蔺晨啊 你的头发真的好舒服

蔺晨听言一愣

随及笑到

那是自然 我可是阁主啊 自然的毫升保养

诶 梅长苏你把玩就算了 别扯我头发啊你

诶 你还加把劲是吧

梅长苏 你

阿晨你看

我把从你那扯下来的头发 与我的弄在一起

弄了个结

这样我们就可以很久很久的在一起

做一对接发夫夫



7.语气


你能不能我一生病就不给我好脸色看

呵 我怎么可能呢 您可是堂堂江左盟盟主 得知可得天下的麒麟才子

别生气 蔺晨 我保证下次会好好休息 珍爱生命

哼 下次 你知不知道你不容一丝受伤 若不是我即使赶来 你 早就上天了

知道知道 我这不是相信你的医术吗 你不是也说过 你在我会活得长久吗

那是自然 我蔺晨说过的话 自然会是现实

那不要生气了 好吗 阿晨

哼 好吧 我不生气了


阿菌:三十题 有好多想写的东西 估计会继续增加 毕竟脑洞大的人 谢谢看到这个段子的每个你 阿菌会继续加油的